亚冠

回忆当年建设石化的点滴片段

2020-07-29 16:28: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回忆当年建设石化的点滴片段

“青天一顶星星亮,荒原一片篝火红……”每当我唱起这首石油工人战天斗地的歌时,总会把我带回到70年代那充满激情的石化建设和火热的生活中去。

那是1975年,正是公司“狠反低标准,横扫老毛病”“跑步学大庆”的时期。石油化工部向所属企事业单位提出“学大庆、赶两兰”的号召,在全国产生很大影响。

元旦凌晨零点。全体职工聚集在所大门口,顶着漫天飘舞的雪花,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但大家热情高涨地举着火把,打着门旗,拿着标语,举行学大庆“零点起步”的仪式,宣誓要完成当年的各项工作。宣誓完,各单位接过党委书记的一份份任务“命令书”,立即奔赴各自的岗位。这虽然是一种形式,但回想起来也是一种精神、信念。那时的人们那么纯真、那么听话、那么诚实。正如大庆“三老四严”中所讲的“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一呼百应,无私无愧,任劳任怨。真是感天动地,气壮山河,无怪乎出了王进喜、董松江这样的时代英雄、劳模!

1975年,兰化已在建8万吨/年乙烯砂子炉裂解装置。当时,全公司上下干群一条心,冲天的革命干劲化作了忘我的劳动热情。我们每周四都由刘国霞书记带队,去303厂砂子炉工地劳动,挖地基、埋电缆……啥活都干。机械化程度不高,很多活要靠人拉肩扛。当时工地有一幅标语: “大干干到生命止,举旗举到全球红”(因我当时是公司小报指派的单位通讯员,故记忆犹新。)现在回味起来这句口号,既有革命的理想,更有抓生产、大干快上的内涵,真能鼓舞人的斗志。当时的思想工作做得真好!

中午,吃食堂送来的饭菜,大多是白菜粉条、洋芋丝,或是萝卜、青笋,荤菜也有。每人带个铝饭盒,油水不多,但吃得很香。馒头是四两一个,面很白,是公司景泰农场磨的面。筋道,有嚼头,根本不会有添加剂,充满了小麦的香味。仅吃馒头就是一种口福。

我是最早一批去公司景泰农场开荒的,以后是每年去两次,春种秋收。当时住地窝子,狂风卷着扑天盖地的腾格里沙漠的黄沙打得人脸生痛。真是“十步之外不辨人马”。就这样,我们垦荒、筑渠、垒堰、种麦子、浇水……每天艰辛而充实。

傍晚,总是从一墙之隔的机械厂农场大喇叭里传来李双江那清晰、高亢的“延河流水光闪闪……”的歌声。我们一边欣赏,一边骑着骡子、马,去几里外的机关农场看露天电影。每次加映完“简报”后,大多是《奇袭》呀、《南江村的妇女》等等。苦却乐观,无忧无虑。现在回想起那黑边白幔的银幕都很亲切。

四月,小麦泛青、拔节。晚饭后,我总带支笛子坐在绿树成行的渠边放水。看着清澈、跳跃、泛着水花的水,流进绿油油的麦田里,心里清爽、滋润极了,一曲《牧民新歌》飘逸而出。

记得当年,302厂压缩车间的1Г266和国产红旗氮氢压缩机段气阀,常在运行中损坏,影响生产。本着科研为生产服务的宗旨,我们成立了课题组,在压缩车间和工人师傅工作在一起,了解气阀运行状况,损坏情况。经过几个月的摸索、研究,在阀体、阀片、弹簧的结构、材质、热处理工艺上做了重要改进,终于使气阀的使用时间由几十分钟、几小时增加到上百小时,寿命提到倍。一次在卸阀准备测阀片运动规律时,由于没有采取防护措施,我正在气缸口,无味的有害气体窜出,当即把我熏倒昏了过去。待我醒来时已躺在职工医院职业科的病床上。但这个项目搞成了,获得化工部科技进步二等奖。

公司每年一度职工文艺汇演,我们单位小,不出节目不行,只好上个独幕话剧或男声独唱《我为祖国献石油》等。

篮球比赛是兰化的传统体育项目,二级单位每年举办一次比赛,场地在公司俱乐部前的灯光球场和304厂前球场。我们只有男队,每次参赛都倒数几名。我是替补队员,打后卫,很少上场。每年夏天抽出20多天训练、比赛,享受每天0.12元的补贴,喝着免费汽水,想起来也挺好。

1976年10月7日,粉碎“四人帮”,整个石化城沸腾了。用《红灯记》里的一句话“整个工人都上大街游行啊”。10月中旬,兰州东方红广场开批判“四人帮”大会,兰化各单位去了104辆红纸编号的青一色解放车。车门上整齐、统一的喷着方块字“兰化公司”门徽。前面是各大厂的车,我们科研、学校、医院的车在最后。各单位举着门旗,锣鼓喧天,红旗招展,浩浩荡荡,气派极啦!车队整整延绵了几公里,显示出空前的实力。真是中央在甘大企业,让人感到自豪和骄傲!

这是我一生极难忘记的一段经历,不管怎么说,也是为兰化的建设出过力。每当回想起来都有一种幸福感和时空感。

岁月沧桑。跨越半个世纪的兰州石化,由“共和国石化长子,新中国石化摇篮”,一跃成为我国西部最大的石化基地。具有现代化规模的大乙烯、大炼油已产生效益,巨大的发展潜力预示着石化更加美好的明天。


合肥好的白癜风医院
张家口专业治白癜风医院
温州白癜风治疗较好医院
合肥治白癜风
十堰白癜风专业治疗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