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蓝瑛下榻李香君媚香楼缘由编制

2020-11-18 01:04: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蓝瑛下榻李香君“媚香楼”缘由

《桃花扇》里第二出,杨龙友出场,上了秦淮名妓李贞丽养女的妆楼,见满壁的张天如、夏彝仲这班名公的题赠,本想和韵一首,思量着做他不过,见到壁上蓝瑛的拳石,便在旁撇了几叶墨兰来。 (末)见笑。(向旦介)请教尊号,就此落款。 (旦)年幼无号。 (小旦

《桃花扇》里第二出,杨龙友出场,上了秦淮名妓李贞丽养女的妆楼,见满壁的张天如、夏彝仲这班名公的题赠,本想和韵一首,思量着做他不过,见到壁上蓝瑛的拳石,便在旁撇了几叶墨兰来。(末)见笑。(向旦介)请教尊号,就此落款。(旦)年幼无号。(小旦)就求老爷赏他二字罢。(末思介)左传云: “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就叫他香君何如。(小旦)甚妙!香君过来谢了。(旦拜介)多谢老爷。因了这拳石旁的几叶墨兰,秦淮河畔竟出了个名唤李香君的烈女了。蓝瑛的出场,就是那一块拳石。其实就《桃花扇》中蓝瑛的戏份,也如这块拳石,只是搭配用的。不过,这倒正合了蓝瑛“山人”的身份。所谓“山人”,是高隐之士的意思。只是能和大名鼎鼎的复社领袖张溥(天如)、夏允彝(彝仲)辈一起,悬于秦淮河畔美人妆楼的粉墙间,蓝山人的名气,可见一斑。19世纪末,有个叫杨恩寿的人,在书中记载了一卷属于蓝瑛的手卷。手卷的第一段跋,是明末着名的文艺评论家,也是董其昌的好朋友和提倡文人画的同路人——陈继儒所写。他说展卷之际,仿佛黄公望再生。对于推崇南宗的陈继儒,把眼前的画,比成黄公望所为,那几乎就是最高的赞誉了。接着是苏州文人范允临的一段跋,他说展卷之际,他还以为是新近发现的黄公望真迹,最后看到陈继儒的文字时,才如梦初醒。可见明末文人,夸人的语气是很不吝啬的。接下来的两段跋,正是出于杨龙友和他着名的大舅子,时任凤阳总督的马士英之手。在这段写于1642年的跋中,马老记叙了和蓝瑛在扬州附近的邗江上相会,两人一起观赏自己收藏的法书名画的愉快情景。当蓝瑛向他展开手卷时,令他有了盛夏生寒的感觉。马老用的这个评语,显然脱开了前面两人的语境,可谓形象深刻,不愧未来弘光朝首辅的水平。针对蓝、马二人的邗江之会,杨恩寿指责蓝瑛趋炎附势,时值岁末,2013年基金年终排名的冠军即将出炉,而就象每年的金酸莓奖受欢迎程度不亚于奥斯卡奖一样,今年的十大熊基也是投资者所津津热议的话题,从今天开始,中国经济基金频道将带领投资者逐一分辨。党附奸人。不过,至少1642年的马士英,还堪称为义气之人。1641年,张溥用募集来的二十万金把周延儒送上首辅宝座,却离奇身死后,马士英“走千里一月,为经纪其后事也”。相比之下,那些号称和张溥生前同气相求的复社同志,却忙着和周延儒勾兑,所电站的管道裸露在青山外面以马士英说:“人谁问死天如也?”在美术史家高居翰先生看来,这个卷子的真伪堪疑。在他看来,除了画上的题识像是出自一人之手外,伪造马士英的跋,当是受了《桃花扇》剧情的影响。然而,就《桃花扇》剧中所涉及的人和事,却大多确有其实。戏剧研究家吴梅在《桃花扇传奇跋》中说:“东塘此作,------其中虽科诨亦有所本。观其自述本末,及历记考据各条,语语可。”孔尚任在写作《桃花扇》前,曾遍访遗民,在素材收集上下足功夫,所以名为传奇,亦可作信史看的。在《桃花扇》中,与蓝瑛交情最深的当是杨龙友了。南明弘光新朝,马士英以拥立之功,贵为首辅,杨龙友自家亲戚,出任兵备副使。蓝瑛来南京探望,就由杨龙友安排住在李香君的旧宅。“自家武林蓝瑛,表字田叔,自幼驰声画苑。与贵筑杨龙友笔砚至交,闻他新转兵科,买舟来望,下榻这媚香楼上。此楼乃名妓香君梳妆之所,美人一去,庭院寂寥,正好点染云烟,应酬画债。不免将文房画具,整理起来。”——第二十八出《题画》这出戏算是这位山人唯一一次有戏份的出场,时在乙酉年(1645年)三月,出场的目的,是要让他和侯方域撞上,且让侯方域在他所画的《桃源图》中题诗,为后来情节推进,埋下伏笔。戏中的蓝瑛自称:“自家武林蓝瑛,表字田叔,自幼驰声画苑。”单从出生于杭州这一条,可以想像蓝瑛应有从小拜师学艺的经历。因他天资早慧,下苦功夫,20来岁时,就练就了一身好手艺。明代的杭州,是浙派的重镇。所谓浙派,主要是因其开山大师戴进是杭州人。戴进的风格,延续了南宋马远、夏圭的传统并发展而来。可想而知,在杭州,南宋画风的传承是根深蒂固的。这种来自南宋——浙派的传统,自然深刻影响了蓝瑛。有明一代,党争激烈,画派更迭,此起彼伏。比较戴进、沈周生卒年月可知,戴进去世47年后沈周故去,以后人记载戴进“死后而人始重之”来看,沈周当终生处于戴进名望节节升高并至顶峰的时期,所以传世有《沈周仿戴进东山图》,就不足为怪了。当然,以沈周与戴进迥乎不同的艺术观,该图亦无非取了戴进的丘壑罢了。比较吴伟和文徵明生卒年月,可知吴伟去世后,文徵明犹活了51年。在半个世纪里,文徵明及其弟子们,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对浙派的末流进行消毒,从而最终确立新兴的文人画派——吴派的主流地位。在文徵明去世31年后,项元汴走完了他堪称明代第一收藏家的一生。这位浙江嘉兴人,以非凡的财力,把天下名迹法帖,收入囊中。单是从他家的“天籁阁”中,就走出了两位大家,一位是“吴门四家”之一的仇英;另一位据说在他家短期做过私塾先生,他就是晚明最具影响力,也是未来300年最具影响力的书画家,理论家和收藏鉴赏家——董其昌。据董其昌的说法,当时苏州画坛己经很“习气”、“刻画”、“纤媚”、“恬俗”,总之风气大坏了。究其原因,他的学生王时敏认为:“吴门自白石翁、文、唐两公时,唐、宋、元名迹尚富,……观其点染,即一树一石,皆有原本,故画道最盛。…后有一二浅识者,古法茫然,妄以己意妆奇,流传谬种,为时所趋,遂使前辈典型,荡然无存,……”在王时敏看来,吴派衰落的原因,是因为古法茫然,以讹传讹,谬种流传。而松江派的兴起,在于注重对历代大家名迹的学习和研究。——由此可见,正本清源,深入传统的重要性。

(:收获)

银屑病外用激素药好吗
过敏性皮炎分几个阶段
阿尔茨海默病无法治愈吗
TX营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