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隐私权茬炪租车内嘚博弈0危机

2020-02-22 11:18: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求救!2013年3月中旬,(宁波)尚田镇印家坑一大巴到安徽阜南王店拉了一车人,大部分是妇女,说是去宁波那边剥笋,每天80元,现在那群人被限制人身自由……”4月6日晚,友“_dbb267”在新浪微博发出的求救帖引发友关注。

多家媒体参与后,当地多部门进行联合调查,认为确实存在“劳动强度大、劳动时间长”等问题,当地劳动部门张贴公告:有意愿回家的员工可以结清工资回家。

求助本想挣外快,没想到被骗了

在求救帖中,友“_dbb267”表示,这群人每天从清晨3时开始工作,1直到晚上11时左右才结束。工作内容就是剥笋、加工笋。超负荷的工作下,有不少人累倒病倒,但老板不让休息,强行要求必须干完活,声明不干完不给饭吃还要扣工钱。这名友的母亲也在这家工厂干活,家人准备接回母亲,希望社会各界人士能给予帮助。

联系上了发微博的这名友——阜南王店的韩菲琳。

韩菲琳说,她妈妈今年52岁,此前从未向她提过要去宁波打工的事,这次去那边也没带,“最近一直联系不上她,后来从宁波逃回来的同村老乡那里才知道她的着落,很担心。”

“现在是农闲时间,田间地头没啥事儿,乡亲们想着出去挣点儿外快,没想到被骗了。”韩菲琳说,这次跟她妈妈一同去宁波的,很多都是50岁以上的妇女。

受骗去前说是采茶,到了是剥笋

得悉求助信息后,宁波当地媒体前去探访,多名3月中旬从阜南王店到宁波的工人们表示,当初招工的人跟她们说是来这边采茶叶,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每天工作10个小时,每天的工钱是80元。想一想时间短,工钱也还好,所以很多人都跟了过来。

“我们第一批过来60多人,后来又有一批是40多人,总共有100多人。当时来招工的人对我们说,这边包吃包住,不用带钱,也不用带身份证。到了才知道是剥笋,很多人不适应,手都过敏了,想回家身上又没钱。”今年42岁的翟清芳说,来到这边后,厂里管三餐,早上和中午是米饭加少量菜,晚上是面条,每天如此。工作量大、伙食差,又睡不好,有8个人已离开,但老板没给结算工资。离开的人没带身份证买不了车票,后来到当地派出所开了证明,才得以回家。

哭诉工人希望结清工资离开

今年52岁的郭心莲哭诉,如果当初知道是剥笋,她肯定不会来。

“每天早上7点上班,一直要干到夜里11点半或12点。回去休息,又是几十个人住在一起,有的人清晨3点要上班,吵得根本睡不好。连续这么干,我的腰已不能动了,提出不干了,可老板不给结算工资,没钱我也走不了。”“来到这边又听工头说,按计件工资算,每剥一斤笋8分钱,不给加班费。我们这些人第一次剥笋不熟练,这样一来一天挣不了80元。”

当地媒体探访时,有十几名工人也提出要结清工资立即走人。

遭受已返乡人员:在宁波加班加点是常事

联系到已返回故乡的王东志。据其讲述,这批工人多为50岁上下,根据厂家的工作时间安排,一天要工作18个多小时,厂家也未提出要付加班费。由于得不到充足的睡眠,饮食也不好,不少人的身体开始出现不适,感冒发热、腰疼、腿疼时有发生,“但是都没有人问一下”。

王东志介绍,今年67岁的张友凤就是其中一位。长时间熬夜把她的眼睛都熬坏了,剥笋引发胳膊过敏出了很多疹子,可是没有钱去治疗,“大家出门时都只带了几十块钱,根本不够用的。”

到工厂的第六天,王东志的同乡崔艳灵率先“离职”,被她的远房亲戚接走,“不但没领到工资,亲戚还帮她交了100元‘车费’。”

王东志说,十多天后,陆续有人要求结清工资回家,但均被索要100元“车费”,大家带的钱都不够支付的。

半个月后,王东志夫妇也撑不下去了,4月4日,他们决定离开工厂。当晚8时许,他们俩和同村的其他7个人偷偷溜出工厂,踏上回家的路。

“我们拿不到工资,又付不起100元‘车费’,不偷偷走就走不了。”王东志说,他用完身上最后的钱,9个人材从奉化赶到宁波,并走进了当地的救助站。在救助站里住了一天后,9个人于4月6日被送上了回阜阳的火车。

整改企业提出三点整改意见

媒体关注后,当地政府参与调查。据悉,4月7日-8日,奉化劳动保障监察大队、该地尚田派出所、尚田镇政府劳动保障站等十多名工作人员两次赶赴该厂调查处理。经调查,厂方通过当地人在安徽阜阳招了100名工人,工作内容为加工罐头笋。由于罐头笋加工属于季节性产业,当日收购的笋需要加班加点赶工,因此,存在劳动强度大、劳动时间长的问题,但在调查中未发现厂方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情况。4月初,已有几名不适应工作的人员自行回家。

当地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张贴公告,公告内容为如不适应劳动强度和劳动时间,有意愿回家的员工可以结清工资回家,其余员工到加工结束后统一结清工资。劳动监察大队还对该厂发出了整改意见书,并要求厂方负责人印某召开职工会议提出整改意见。

4月9日上午11时,厂方负责人印某召开了全体职工大会,并提出3点意见:1是保证足额发放工资给每一名员工,超越正常工作时间的支付加班工资;2是如果工人要求离开,立即结清工资,并送到奉化汽车站;3是减小劳动强度,缩短工人劳动时间,加强工人劳动保护。

提示外出打工应有维权意识

当地公布调查结果后,已返乡的王东志发现,情况说明并未提及要给先前离开的9位村民补发工资。因而他致电奉化劳动部门讨要说法,对方提出他需要再次前往宁波一趟。

4月11日,王东志带着他和其他8人的个人证件、做工记录,踏上开往宁波的火车。经过当地劳动部门的调解,12日,王东志领到了久违的工资,除去欠款,他们9个人共拿到7200多元。

据阜阳市劳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介绍,劳动纠纷案件一般由纠纷产生所在地的劳动部门办理。王东志等人这次遇到的劳动纠纷案,应属奉化劳动部门主办,如奉化劳动部门有需要,阜阳市相干部门可给予积极支持。

这名工作人员提示,作为全国劳务输出大市,阜阳每一年有大量人员外出务工,这部份人群在外地,如果遇到用人单位剥削工资、限制人身自由,以及其他违法用工情况,可及时向当地劳动和公安部门求助。

什么草药活血祛瘀
灯盏花的中葯别名
玉林制药云香祛风止痛酊
宝宝受凉打喷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