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蓝谷工人到省政府上访讨薪

2019-11-17 08:06: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陶城网讯 12月12日,广东省人民政府信访办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分别接待了一批来自清远市蓝谷陶瓷有限公司的******讨薪工人。工人陈先生说。“没有办法了,我们只能到省政府来讨要说法。”

坐在省高级人民法院外等候的工人们 本该发下来的工资 却落空了 在省信访办大院内,记者根据蓝谷工人提供的《仲裁调解书》、《受理执行案件通知书》等材料了解到,在2015年10月16日,源潭镇政府综治信访维稳中心曾发布通告表示,在2015年10月2 日前发放2015年5月份、6月份、7月份离职员工工资,并在2015年11月底前发放1092人2015年7月份在职员工工资,工资总额为 ,226,841.22元。 “蓝谷倒闭前,库存的瓷砖足够支付我们的工资了,实际上,砖卖完了只发了2015年5月份、6月份工资以及员工工伤赔偿金,而2015年7月份工资一直没发下来。”工人们说。 对此,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源潭镇政府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蓝谷停产后,被封存的瓷砖是在源潭镇政府和清城区法院的监管下,由企业和买方协商好售价,买方将货款直接打入清城区法院执行局账户,再由法院执行局将工资发放到工人工资卡里,首期拍卖的资金已经优先支付了蓝谷工人2015年5月份、6月份工资以及工伤员工的赔偿金。2015年7月份工资将通过后续的法律程序,将蓝谷的资产变现后再依法优先支付。 “本来所有的瓷砖拍卖完后,是足够支付2015年7月份工资,但在执行过程中遇到了阻碍。”原蓝谷仓库管理员胡先生说。据他讲述,蓝谷的仓库是租用的,面积有4万多平方米,按照每月9元/平方米计算,一个月租金为 6万元左右。 胡先生说,前期拍卖、发货过程都是按照正常的法律程序来操作,也很顺利。但在后期发货时,有一批价值 00多万元,十几万箱瓷砖,被出租方强行扣押用于抵扣蓝谷一年来欠下的仓库租金。据胡先生回忆,当时蓝谷和出租方还为此事发生过争执,也惊动了当地的公安部门和相关的政府部门,最终,这批瓷砖还是被出租方强行扣留下来,除此之外,出租方还将蓝谷剩余的几千箱瓷砖清出了仓库,堆放在外面空地。 胡先生说,假如这批瓷砖没有被出租方强行扣留,拍卖后的资金将足以支付工人2015年7月份工资。 工人们还反映,去年7月1 日,蓝谷宣布停产,同年8月,第一批与蓝谷陶瓷解除劳动关系的工人在清远市清城区仲裁委、源潭镇政府、源潭人社所的主持下,企业和工人自愿达成协议,并由蓝谷一次性支付工人补偿金,以及从2015年9月 0日蓝谷复产至2016年5月10日停产,第二批与蓝谷解除劳动关系的工人同样在相关职能部门的主持下,劳资双方签署了补偿金协议。工人们表示,目前,这两笔补偿金也没有发下来。 设备所有权存在争议 拍卖遇阻 源潭镇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案件的整个过程是,工人上访,源潭镇政府相关职能部门受理、立案、判决,目前,该案件已经在执行阶段。 该工作人员还表示,按照法律程序,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将拍卖蓝谷的生产设备,并委托清远市宇诚拍卖有限公司定于2016年9月20日下午举行拍卖会,公开拍卖厂房内所有的生产设备,参考价为4296.645万元。 已被查封、等待被拍卖的蓝谷机械设备 蓝谷陶瓷资产评估 8月2 日,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向包括邓春苟、胡左愧、涂敏、艳春、郑志伟等1092人发出了《拍卖会通知书》,通知工人代表参加。 记者也从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上查到,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早在2016年8月18日发布了一则《资产拍卖公告》,拍卖标的物包括机器设备、电子设备和车辆三大类共245项,主要为清远市蓝谷陶瓷有限公司的生产设备及相关配套设备,截止到发稿,公告显示的成交结果为暂缓。 拍卖会通知书 对于暂缓的原因,源潭镇政府一工作人员解释说,在拍卖前,宝信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对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蓝谷财产一案提出了异议。宝信委托陕西稼轩律师事务所向法院发来的一份函件表示,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蓝谷的财产中,大部分设备系宝信以融资租赁方式向蓝谷提供。根据双方所签融资租赁合同的约定,租赁设备所有权归属于出租人宝信,作为承租人蓝谷并不享有租赁设备的所有权。 目前,该案件中的设备所有权仍处于争议当中,双方进入举证阶段,走程序需要时间。工人们认为,等的时间太长了,该工作人员表示,“我们也很想帮工人尽快处理好这个事情,如果设备所有权不属于蓝谷,法院也不能拍卖别人家的财产来偿还蓝谷的债务,法院也要依法依规来变现蓝谷的资产,再按照相关的法律条款优先支付工人工资。” ******也要找对部门 源潭镇政府一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案子已经判决,主要是被执行人拒不付款没有资金流出造成的,源潭镇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也只能协调解决这件事,具体得由法院的执行局来执行,现在只剩下2015年7月份工资没有发放了。目前,蓝谷的厂房和土地也在执行阶段,即使厂房和土地有抵押,但拍卖后优先偿还的还是工人的工资。 “我们协助的过程也是非常艰辛的,关键是,大家都要遵重法律和程序,工人们不懂,我们要跟他们讲道理。就像,工人们现在越级上访一样,我们也要跟过来维持正常的上访秩序。”另一工作人员补充说。“既然蓝谷有土地和厂房,而蓝谷又是所有人,这个程序肯定能走下去,只是需要时间。” 广东明灿律师事务所郑金群律师就建议,在遇到拖欠工资等权益受到侵害时,不要采取扣押物品、爬楼、堵路等过激行为和暴力行为,明智的做法是依靠法律途径来解决问题。不然,一时的冲动不但于事无补,还有可能因触犯刑律被追究责任。 此外,******也要找对部门,四处上访只会浪费自己的时间、金钱和精力。郑金群表示,该案并不属于省政府和省高院直接管辖,当事人去这两个部门是没有用的。针对本案,当事人可以先向清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申请执行,如果清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已经受理,当事人可以向该执行局了解执行情况,查看正式的法院文书,比如说查封通知书,了解蓝谷的资产状况。如果区级法院不作为,可以再向清远市中级人民法院投诉。 另外,根据我国《企业破产法》规定:破产清偿顺序依次为:一、破产人所欠职工的工资和医疗、伤残补助、抚恤费用,所欠的应当划入职工个人账户的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费用,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二、破产人欠缴的除前项规定以外的社会保险费用和破产人所欠税款;三、普通破产债权。破产财产不足以清偿同一顺序的清偿要求的,按照比例分配。破产企业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工资按照该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计算。按照这个顺序,一旦蓝谷破产,拍卖所得将优先支付工人工资和补偿金。 对话讨薪工人 为讨回工钱,家都不敢回 12月12日,在省信访办和省高院,陶城报记者与原蓝谷厂工人进行了一番交谈。工人们一致反映,劳动仲裁判决书早已经下发了,政府和法院也承诺了最迟在2015年11月25日发放2015年7月份工资,却没想到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执行局一直执行不了,想************如此难。 陶城报:从停产到现在,一共上访了多少次? 工人:从2015年8月开始,陆陆续续地组织了很多批次工人去了清远市源潭镇政府、劳动局、信访局、清远市清城区人民法院,多少次都记不清了,这是第一次到省里上访。 陶城报:上访的过程顺利吗? 工人:就叫我们等,说是要走法律程序。 陶城报:怎么看待这17个月来的讨薪经历? 职务(保安):我们打工才 000多块钱一个月,家里有四个老人,两个小孩,我身体也不好,做不了重活,现在连家都不敢回。之前有一家工厂发出通告领补偿金,时间只有一天,过了就没有了。我老家离广东有几千公里,怕到时候出了通告领补偿金了,我赶不过来就领不到了。 职务(球磨班长):已经两年多没回家了,没钱不敢回。我 8岁进蓝谷,48岁出蓝谷厂,10年的青春都耗在蓝谷厂,现在工作不好找,都嫌我年龄太大了,都不要我。 职务(搬运工):******的都是最苦的活,手动打包封箱,手掌磨出来的都是一层一层厚厚的、黄色的老茧,在蓝谷干了4年多,手指都是弯曲的,无法伸直。 工人:能有什么办法,现在是法制社会,我们又不能去拦路,也不能去工厂搬东西走。 工人:太艰辛了。

西双版纳州傣医医院怎么样
西藏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贵阳专家癫痫医院
海口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上海远大医院沈爱娣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