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第912章 帮楼主搬家

2020-01-10 08:3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是系统之女帝养成计划 第912章 帮楼主搬家

宿主们很强,林青青很强。

在张南的光环之下,很多人都忽略了这个事实。

灭轮回,斗反虚,张南打了太多的高端局。可宿主们也不是全程划水,随便翻翻战绩看看,评分绝没有低的。只不过张南把把MVP,单挑大龙自爆水晶,让很多人都忽略了宿主们的强大。

林青青是第一个宿主,修炼路数又与众不同,走的是肉盾路线。在东帝穹州一圈历练过后,实力更是突飞猛进的增长。即便是轮回境与其交手,打近身战都会吃暗亏。面对同境界的对手,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站撸王。

被林青青KO的那名看守实际上并不弱如果拉开架势打上一场,即便输也不会那么快。只是太不了解林青青,上来之后就站那么近,不被KO才有鬼。

伴随着唰唰唰数道劲风,更多的看守陆续赶到,总数大概三十余人。

倒在地上的同伴还在抽搐,脸上小巧的拳印清晰可见。牢房除了门坏了之外,没有其他被破坏的痕迹。

这种种的一切,都不难推断出方才战斗的情景。

近身战,一击得手。

如果换在其他地方,面对林青青这样的对手,就算看守们不一拥而上,也得保持一定距离再跟她战斗。

可这里是剑楼,越是这种没有真正出师的见习剑卫,越是有着独属于剑楼的骄傲。

剑者,宁折不弯。

面对区区一个犯人,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如果还要退缩逃避,又如何能背负起剑楼的名号。

“请赐教!”一名看守长剑一抖,站出队列。

其他人则不约而同,向后退开一段距离,留出战斗的空间。

“一个个来吗?”林青青眨了眨眼:“这么窄的地方,你们会很吃亏的哦。”

“妖女,休想乱我的剑心。”持剑看守冷哼了一时,整个身体猛的激射而出,人剑合一,化作一道匹练,雷霆万钧般的攻向林青青。

林青青不闪不避,身子未测,双腿向前一弓,右拳直接迎上。

铮——

黑暗的牢房之中火花四溅,林青青的拳面和长剑相触,传出阵阵金属的哀鸣。

紧跟着,轰隆一声巨响,庞大的气浪爆散。与之伴随的,还有碎成叶片的长剑,叮叮叮的射入四周的墙壁之中。

那么持剑看守,更是如纸片一样飘了出去。虽然最后强行稳住身形,却一口淤血喷出,还是摇摇晃晃的跌坐到了地上。

“下一个。”林青青很酷的喊了一声,感觉自己颇有几分师父的风采。

“休得猖狂!”又一名看守站了出来。

林青青啧啧的摇了摇头。

连冷姐姐都不会和她这么打,真不知道这些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不过随便啦,反正自己也不吃亏。

林青青再一次兴奋的挥起拳头。

而与此同时,云山深处,一间小楼。

楼主盘膝而坐,双目微闭,长剑靠胸,似是在抱剑打坐。身前三盏油灯,样式看似古旧不起眼,但灯芯却分别闪着红黄蓝三色光晕,让人看着颇有些异样之感。

吱呀一声,楼门打开,薛冰寒推门而入。

“你不该进来。”楼主淡淡道。

“我来通报。”薛冰寒道:“林青青闯山门,已被拿入监牢。”

楼主眉毛微微一挑,睁开双眼:“如此说来,是张先生回来了?”

“必是。”薛冰寒道:“否则林青青不会出现在这里。”

“那我就放心了。”楼主似是松了口气:“既然他回来了,青州已然无忧。”

“既然林青青来到这里,说明张先生遇到了难题,需要师父出手。”薛冰寒似是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道:“老楼主的实力,以及他能动用的底牌,您应该比谁都清楚。张先生很强,可他终归只是一个人。”

“我想帮他,可我无法离开。”楼主看了一眼薛冰寒:“你应该明白。”

“明白什么?这三色灯吗?”薛冰寒突然失去了冷静,暴怒道:“师父,老楼主已经不是您熟悉的那个人了,您又何必还要拘泥那些不找边际的誓言和承诺!”

“没有老楼主,就没有我。”楼主叹息道:“如今青州是内乱,并非有外敌。既然他以三色灯困我,我便不能毁誓而出。”

“这灯困不住您。”薛冰寒道:“没有阵法,没有禁制,只要您愿意,随时可以走出来。”

楼主道:“禁制不在身,而在于心、”

薛冰寒气狠狠的跺了跺脚:“师父,您怎么就不能变通一下呢。”

“如何变通?”楼主苦笑:“三色灯为老楼主心神所在

,他讲三色灯置于我身前,如同亮其内腹。若破三色灯,便如同对老楼主挥剑。如果要你向我挥剑,你会吗?”

“我当然会。”薛冰寒道。

“你不会。”楼主摇头:“若你能舍弃这点的话,早就下山去了,又怎会在这里陪我。”

薛冰寒哑口无言,正沉默间,突然腰间挂的玉佩震动了一下。

将玉佩拿起,将神念引入,片刻之后,薛冰寒对楼主道:“林青青已经离开监牢,看守尽数被其击倒。”

“怎么会?”楼主十分意外:“那丫头的确实力不俗,六境之内鲜有敌手。但监牢内的看守众多,她击败几个还有可能,怎么会那么多人都拿她不下、”

“因为看守不知变通。”薛冰寒明显话里有话:“监牢地势狭小,林青青又以肉身见强。看守们以短攻长,焉有不败之理。”

楼主笑着摇了摇头,似乎对薛冰寒的激将不甚在意。

师徒二人就这样僵持着,过了一会后,楼主抬头看了一眼远处。

随着楼主的目光,远处传来一阵唰唰脚步声响。

声音并不大,但以楼主和薛冰寒的修为,都不难判断有人前来。

林青青。

在现在的剑楼里,能这样肆无忌惮奔跑的,只会有她。

“是你把她引来的?何必呢。”楼主对薛冰寒叹了口气:“你劝不了我,她更不可能。”

正说话间,林青青已经到了房间之外。

“冷爸爸,你在吗?”

楼主咧了下嘴,无奈道:“在。”

“那我进来了啊……”林青青先是小心翼翼的把门推了条缝,拿眼睛瞄了两下,才小心翼翼的把门推开。

“还好还好……”林青青拍着大胸脯:“活着就好。”

楼主无语。

“什么时候出发?”林青青问。

“我不走。”楼主言。

“为什么不走?”

“因为不能走……”

一老一少的无营养对话持续了一盏茶,楼主有些沉不住气了。

“三色灯在,我便不能走。”楼主想了一下,又道:“理由就不和你说了,总之你不能熄灭或者移走他们。”

刚把手伸出去的林青青撇了撇嘴,讪讪的收了回来,很用力的想了一会。

林青青在想自己的任务。

她接到的任务是把楼主带去楚云国,但带去的方式没有限定。换成其他人邀请,基本就是哀求劝慰,或者表现点决心静坐什么的。要不就暴力点,直接把人绑走。可是对于楼主,这些方法显然都不行。

但是,林青青的思路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想了一会之后,突然想到一个好主意。

“冷爸爸,是不是你必须和这三盏灯待在一起?”林青青道:“灯在哪,你就在哪?”

“没错。”楼主道:“但我说了,你不能碰触它们。”

“我不碰。”林青青转身出去了。

楼主和薛冰寒对视了一眼,有些不明所以。

这个小姑娘有些脱线,但从来不会放弃。就这么走了,让他们两个都很意外。

不过很快,楼主和薛冰寒感觉有点不对劲。

他们感觉到,小楼在颤动。

薛冰寒出去看了一眼,又转身回来。

“她在做什么?”楼主问。

“挖地基。”薛冰寒表情很复杂:“似乎她想把您和这座楼一起搬走。”

“……”楼主无言。

“师父。”薛冰寒试探性的问了一下:“如果一起搬走了,您算是违背誓言吗?”

楼主沉默了一会,用很小的声音回道:“不算。”

“噢。”薛冰寒明白了,二度转身走出。

不大一会儿,外面又多了一个挖掘的声音。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怎样
黑龙江盛京医院怎么预约
安顺看癫痫
六盘水癫痫康复治疗中心
阜阳白癫风公立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