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甲

长河

2019-10-12 20:48: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好,拉勾。”

“可是爷爷,我想睡觉,多多想爸爸了,爷爷,你帮我找爸爸好不好。”

“多多,睡吧,你的爸爸就在河那边,我这就去把他找回来。”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床边对着高烧的多多轻声地说,面上带着比年龄更多的憔悴,看着怀中的多多,叹了一口气,把多多放在了床上。自己独自一人走了出去。

黄昏的最后一道光线已经缩入了地平线,暮色渐渐笼罩上天空,一股凉意袭来,一阵风声说明这又将是一个苍凉的夜晚。

“爷爷,爷爷,我想放风筝。”

“好,爷爷陪你放风筝。”

“可是,爷爷,我想和爸爸一起放。我的爸爸呢?”

“多多,你的爸爸在外面工作,现在不能陪你,你看,他就在河的那边呢。”

“可是那儿什么都没有。”

一条极宽的河充斥着多多的视线,除了满江的波纹,他看不到远方的一丁点东西,包括他爸爸的身影,那个从他一出生就没有出现过的男人。爷爷常说,他的爸爸是去工作了,可是他不信,去工作了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不回来呢?

“爷爷,你去找爸爸好不好!”

“嗯,爷爷陪你放了风筝就去找多多爸爸。”

“嗯,爷爷,我们放风筝吧。”

那是一个晴空万里的天气,偶尔会浮现出两片宛若轻纱一般的云彩,只是风一吹,便消散得无形无踪了,只留下一个蓝色的天空,像刻着一个小孩子蓝色的梦。

田梗上生长着许多茅草,于秋风中招摇着,多多牵着一只风筝自由地奔跑在田埂上,茅草淹没了他的膝盖他也毫不关心,只顾着自己的风筝,老人看着他笑了。兴许是想起自己的孩子,那个跟多多有八分相似的小男孩奔跑在田野上,而他那时也很年轻,看着奔跑的小男孩发出爽朗的笑声,只是现在的自己再也看不见了。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慢慢消逝,一缕黄昏的光映照在老人的脸上,老人看了一眼天空,轻叹了一声。对着多多呼唤道。

“多多,天就黑了,回家了。”

“哦。知道了,爷爷。”多多收起了风筝,有些失落地跟着爷爷一起回家了。

第二天清晨,老人驾驶着那不知使用了多少年的船远行。从江面上出发,迎着灿灿波光往江的对面驶去。

“爷爷,你要去哪儿?”

“我要去找你爸爸啊!”

“真的吗?爷爷,你一定要把爸爸找回来啊!”

“嗯嗯。”老人的脸上泛着宠溺的笑容。转过头去,驾驶着船往远方驶远了。

时间过去了几个月,老人没有再回来过。多多找了很多地方,看到了那艘年代感十足的船,但就是没有找到爷爷的身影,为此,他不得不去问自己的母亲。

“妈妈,爷爷回来了吗?”多多跑到一个正在忙着农活的妇女问道。

“不知道。”妇女有些不耐烦又生气地说,“你成天就知道玩,不知道好好学习吗?别整天想着你那爷爷,我是你妈,你听我的还是听你那该死的爷爷的。”

“妈妈,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爷爷。”

“我说了又怎么了?难道不是这样吗?明知道家里负担这么大,还不去死。这下好了,出个门,人没回来,倒捎了艘船回来,也算是对得起咱们娘俩儿了。”

“妈妈,你!”多多的眼中冒出了眼泪,生气地跑开了。

“多多!”妇女喊了一声而后又自顾自地叹息起来:“唉,我这辈子是倒了什么霉。”

风微微地吹着,自森林里传出呜呜的声响,一路归鸭从田埂上摇摇摆摆地回家去了。多多沿着河跑了很久,看着铺满天际的云,眼中的泪哗啦啦地落了下来。嘴里还不断地呢喃着:“爷爷,爷爷。”

他想起那个放风筝的日子,爷爷站在他的身后,他是那样地开心,他想起爷爷偷偷摸摸背着母亲往自己的手里塞了一颗鸡蛋,往事历历在目。不知何时,他看见眼前出现了自己的爷爷,他伸出自己那双瘦弱的手,想要抓住,然而一抓过去,只是枉然,爷爷的身影在不断飘远。他带着哭腔大喊了一声爷爷,然后直奔着爷爷的方向追去。风声簌簌吹落了许多青涩的叶子,一滴滴泪水从多多的眼角滑落,他却难以追到那个有些佝偻的身影,难以拥住那个满脸和蔼笑容的人。只能不停地追赶,最终跌倒在地上,不停地哭。

直到夜幕降临,多多站了起来,看着挂上天空的一轮圆月,低垂着头颅,转了个身,往家中慢慢走去,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般,只是眼角的泪痕依旧未干,眼泪仍在缓缓地流淌。

空气中仿佛还飘荡着爷爷的声音:“多多,天就黑了,回家了……多多,天就黑了,回家了……”

多多口中不停呢喃着:“爷爷,天就黑了,回家了,多多想你,我们回家好吗?我不找爸爸了,我想你。”

只是无人回应,走了许久后,多多抬起头来看到了自己的家,那个有些破烂的小木屋里一盏煤油灯的光亮在这夜晚里格外显眼,多多低着头走了进去。果然,屋里传来了那个女人略带愤怒的声音。

“多多,你跑了一天,跑哪儿去了?你知道我找了你多久吗?怎么这么不听话?”对于母亲的话,多多实在不想多听,直接背着母亲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里,外面的声音依旧很响,多多干脆直接把门推了过去,栓上。背对着门站了很久之后才跑到自己的床上躺下,用被窝捂住了自己的脑袋,默默地又哭了起来。

窗外,一个分外苍凉的感觉已经袭来,多多忽然从睡梦中惊醒了,擦干眼角的泪,拖着自己因高烧而疲倦的身体,往外走去。嘴里还不断低声喃喃着爷爷两个字。

“多多,你醒了?”一个温柔而慈爱的声音传来。

多多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哭着说道:“妈妈,爷爷呢?”

“你爷爷他刚刚出门了,你现在干嘛去?你还高烧着呢?听话,快回去躺床上休息。”妇女有些担忧地说道。

“妈妈,我想找爷爷。”

“你进去休息,我去找。”说着妇女就往屋外走了出去。

多多看着母亲走了出去,也摇晃着身体走了出去,眼里还挂着眼泪,凄凉的冷风吹来,他渐渐消失在这苍凉的夜色之中。

共 21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从小没得到过父爱的男孩,把自己对父亲的思念倾注在疼爱自己的爷爷身上,希望有一天爷爷能帮自己找回父亲。爷爷带着对男孩的承诺去了河的那一边,但并没像男孩期待的那样为他把父亲找回来,而是从此在他的视线里消失,让他又平添了对爷爷归来的渴盼。父亲的去向文中并没有点明,爷爷的失踪可以从妈妈简短的几句话里体会出来,作品感情真挚饱满,细节刻画成功到位。欣赏,荐读!【编辑:海淼】

回复1 楼 文友: 2017-11- 0 19:51:12 问好!

2 楼 文友: 2017-11- 0 09:46:51 感谢投稿支持微小说栏目,期待精彩继续!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手术要多少钱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的电话号码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手术需要多少钱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住院部电话
怎么预约昆明天伦妇产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