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六界传说之妖王灵洛 第五十六章 赵祈的后宫

2020-01-09 10:22: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六界传说之妖王灵洛 第五十六章 赵祈的后宫

“我很想跟她说说话,我也很想告诉她,我跟她一样珍惜她,爱她。可是有一天,我刚一开口,才说一个字,便觉得不对劲,当年珠悬在我身上种下的情蛊居然动了,我吓了一跳,不敢再说,可是三天后,还是引来了珠悬。好在玲瑶以为我喜欢氿江的花来尽,在后宫的湖里养了不少,我一见妖王的彩光出现,便跳进了湖里。珠悬寻了几遍,没寻着,便走了。从那以后,我再不敢说一个字,甚至一个大点的表情都不敢有。我不是怕死之人,我是怕她对玲瑶不利,毕竟玲瑶与我在一起后,就没再修习法术。”

灵洛不由得感慨万分,子夜与玲瑶的感情存在太多遗憾,玲瑶以为他是凡人,便放弃自己的修习之术,愿陪他白头偕老,而他,却担心自己的爱人受伤,一生都不言不笑,这不是常人能做到的,而他们却这样相守了一生,现在,他终于不用再顾忌什么的时候,她却无法再与他相守。

“你身为妖王,自是知道覆颜术虽是杀伤力极强的法术,却越往高层炼,就越会迷失人的心志。到最后身不由己,我奉劝你一句,你若是有牵挂之人,便不要再修习这类邪术了,好好跟自己心爱之人相守,不要等到失去后,苦了别人,也苦了自己。”

“谢谢你的衷告,但我不是珠悬,我没有那么疯狂的欲望,更不会让法术控制我的心志,杀自己所爱之人。这些年,我走遍了妖界大小地界,子民都生活得很好,我希望有朝一日你带着玲瑶,能回妖界看看,我相信你们会喜欢那的,毕竟那地方是你的故土,并不全是恶梦。”

子夜不由得淡笑了一下,道:“你确实跟珠悬不一样,其实这几百万年来,我从不踏出这座庄院,并不是怕珠悬找到,而是我不能离开,玲瑶的身体,需要的灵气越来越多。我知道你们此行的目的,你们放心,我会尽快寻个新的地点安置,不会再吸取京都的灵气了。”

“要说这六界当中,灵气最足的莫过于神界的清泉谷,仙界的梨园,妖界的百花山,神界与仙界咱们不说,你何不带着玲瑶,到妖界的百花山去呢?”

子夜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她,道:“那可是你妖王修习的地方!”

“那地方我用不上,加之边上种着好几棵无根果树,这会子估摸着也快熟了,你也可好好补补元气。你放心去吧,现当政的四大长老不会为难于你。我修炼是在百花繁,百花山空着也是空着。”

“青山依偎碧水环,蝶舞香蕊百花繁,那地方确实比百花山更适合修炼。只是王的好意我心领了,玲瑶的身体,根本没有办法撑这么远的路。”

“你既是我妖界的人,身为妖王,我断不会让你流落在异界,我只想问你一句,你是否想带着玲瑶去百花山?”

“自然是想的!”

“那就成了,我可用法力护住她。”

“多谢王的成全。”

几人起身走进房来,灵洛纤手一扬,天地灵气瞬间形成一个气泡样的物体,将玲瑶环在了里面。子夜大吃一惊,道:“王已冲破第七层覆颜术?”

“对

,枯木逢春虽然厉害,但你是知道的,没法使去世这么久的人死而复生,所以我帮不到你!”

“我知道!”

“走吧!”

子夜上前,温柔地抱起玲瑶,跟着灵洛走出了屋子,灵洛朝天召唤,九头怪长啸一声,落了下来,子夜再是一惊:“王,这可是上古神兽!”

灵洛摸了摸九头怪的其中一个头,道:“它既是我妖界的守护兽,又是我的坐骑,你们二人随它一道去,不会有人为难你们的。”

“王不回宫?”

“我要再游玩一段时间才回,妖王宫太无趣,四大长老太古板,天天在我耳边嗡嗡,我头痛得紧。”

子夜不由得笑了,这人除了长得像妖王,性子却是一点都不像。

“王的大恩,子夜永世难忘,以后若王有什么事是子夜帮得上的,只管让人到百花山传话便可。”

“去吧!”

子夜抱着玲瑶,跳上九头怪的背,九头怪站起身来,向天空飘去。

灵洛望着天空,久久回不过神来,身后的的庄院慢慢消失,光彩流尽。

赵祈看向她,道:“既然到我人界来了,就到宫里住几日吧!省得有天我到妖界去了,你记仇,让我住荒郊野外。”

灵洛不由得笑了,道:“我本是来游玩的,但既然你都说了,我不去好像说不过去,那走吧!”

赵祈一笑,二人风一般地向前飘去。

回到宫里已是太半夜了,赵祈却像是事先就安排好的把她送进了忘忧阁。灵洛走进去后就发现了,这是一个女子的香闺,布置得十分优雅细致,空气中清淡的香熏非常好闻。想来赵祈后宫的妃子也不会少,此地也不知道是哪位美人的住处,好在她也不是在意之人。折腾了大半夜,灵洛自是倒头便睡。

第二天,天刚有点亮,外面就热闹起来了,灵洛把被子扯过来盖过了头,不就下了场雨么,大惊小怪,吵她睡觉。一会,突然安静了下来,她便又沉沉地睡着了。

等她睡够了起来打开门,不由得吓了一跳,十来个宫女捧着洗梳用品站在门外,这架势,比她在妖王宫时,还气派。她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她这个妖王,做的还真是失败,瞧人家赵祈,估计这院里的侍女,都比她一个妖王宫还多。

梳洗完后,宫人都不敢抬头正眼看她,让她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太丑了。领头的宫人恭恭敬敬地带着她去用膳,赵祈正桌在案台边看书,一见她来,淡淡一笑,风华流盼。

灵洛心头不由得一颤,头脑里猛然闪过一个画面,曾几何时,似乎也有过这么一个场面,一个男人坐在案台边,可是为什么,她一点都记不起来呢!

“怎么了!”赵祈走到她身边,见她脸色不对,有些担忧地问道。

后者回过神来,道:“无事。”

鱼台县妇幼保健院
桂平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河北哪家治癫痫病的医院好
芜湖治疗龟头炎费用
江苏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