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鹤舞月明 第一三九章 优势(第二更)

2019-12-04 13:32: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鹤舞月明 第一三九章 优势(第二更)

第一三九章优势/p

薛俊光的生活,在外人看来,很是风光。/p

作为无空派唯一元婴真君的亲孙子,薛俊光的修炼之路,顺利的令人眼馋。无论是筑基还是结丹,在极品丹药和其他条件的支持下,他几乎没有碰到任何困难,尽管他修炼一diǎn也谈不上刻苦,2oo岁出头的年纪,却已是金丹中期的修为。/p

有个元婴真君的爷爷,薛俊光在修炼上费心不多,他兴趣广泛,对修仙界的一切,都有所了解,只要他愿意,无论什么话题,都能跟你説出个一二三四。加之薛俊光外表英俊,举止优雅,更弹得一手好琴,在凤凰城的金丹圈子中,大受年轻女修的追捧。/p

薛俊光并不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结婴,但对于无空派的掌门之位,兴趣不小。/p

可惜元婴真君,不止他一个孙子,一diǎn不比他逊色的,就有三个,还有一个叔叔,也是百里挑一的俊才。/p

这个掌门,不是他的囊中之物。/p

百花岛的魔源草事件,薛俊光自然没有亲身经历,以他的地位,这种苦差事,怎么也轮不到他。但无空派百花岛上的五位金丹,在无空派属于中间势力,他正在尽力拉拢其中的两位,一直以来,进展不是太令他满意。/p

听説两位金丹用稀有的材料换了几瓶最劣质的灵酒,再见到凤如山的风头在凤凰城一时无两,风光无人可比,薛俊光心里,像吃了两条活蚯蚓一般,説不出的恶心。/p

“哼!我看他是故意的,有主意不早告诉大家,便宜占尽了才説出来。早一diǎn説出来,我徒弟也不至于惨死。阿光,听説颜如玉也和他……”/p

庞红燕忿忿不平。/p

庞红燕,想请凤如山单独喝一杯,却恰逢慕容雪菲那天心情不好,直接替凤如山做主,当众拒绝了她,言语之中,没有一diǎn社交圈该有的婉转,庞红燕也因此被人笑了好几天。/p

再加上她有一个徒弟死在百花岛上,死去的爱徒,在她口中,自然是自己最喜爱的一个,天资过人,前程远大,又乖巧伶俐。/p

其实,庞红燕的徒弟和凤如山,根本不在一个洞穴中。/p

薛俊光也无心计较庞红燕徒弟的资质是否真的很好。/p

他前两年倾慕颜如玉不得,目标换成了庞红燕,马上就快要得手了。/p

当他得知凤如山买了4oo颗凝灵珠,当下再没有半分犹豫,带上庞红燕和门中另外2名金丹,和他尽力拉拢的两位金丹一起,加上1o名筑基修士,一行16人

,对凤如山紧追不舍。/p

4oo颗凝灵珠,按市价,可是8亿颗灵石。/p

“你们不是説,凤如山一定会急着离开云梦境吗?还让我在黄花城等着!现在他们来这太屋灵石矿,看风景吗?”/p

望着荒凉的太屋灵石矿,薛俊光的心情很不好,对两个亲信手下,言语也不再客气。/p

隐隐约约,他感到凤如山和他想的有diǎn不一样,这次行动,也许不像想象中的那般简单。/p

但就这样回去,不説同行5人的看法,门中的堂兄堂弟,也一定会拿这件事大做文章。/p

对付两个土包子,薛俊光肯定不怕让别人知道。/p

“想藏进地底下做老鼠,哼,连追踪仪都不知道,土包子就是土包子。”/p

庞红燕鄙夷的撇撇嘴。/p

“蠢货,灵石矿洞中,灵气变幻莫测,追踪仪有个屁用。”/p

薛俊伟暗骂了一声。/p

薛俊伟名字和薛俊光只差一个字,境遇却不可同日而语,除了也姓薛姓薛,他和元婴真君扯不上什么关系,费力抱上了薛俊光的大腿,对薛俊光自然很恭敬,对庞红燕却不怎么放在心上。/p

薛俊光的道侣,是无空派的一名金丹女修,庞红燕,谁都知道是怎么回事。/p

追踪仪是一种常见的法器,收集一个人的气息导入追踪仪,在一定的范围内,追踪仪可以显示这个人的方位,作用和当年吴卓宇的法宝黄泉镜有些类似,效果当然要差得多。/p

一般情况下,上品的追踪仪,有效范围不过2万里,定位精度更是差强人意,只有1oo里左右,在灵石矿洞中,更是大受影响,估计会完全失效。/p

灵石矿脉中灵气变化之剧烈,当然非外界可比,即使是没有开采价值的灵石矿脉。/p

“这是第七波了,我们也下去吧,大家小心diǎn,凤如山不算什么,小心其他的家伙。想不到盯着凤如山的人还真不少,嘿嘿。薛辉,你带着他们留在外面,按计划监视整个矿区,一有异动,立刻通知我们。”/p

薛俊光略微犹豫了一下,还是不甘心沦为笑柄,第一个飞进灵石矿洞。/p

薛辉是随行筑基修士的头领,只是负责一些辅助工作,进入灵石洞,筑基期连自保都难,还是免了吧。/p

……/p

“童长老,你能确定,凤如山不是故意拖到最后一刻?”/p

“哈哈,老王,还在心疼的你的火玉珊瑚,算了吧,没有凤如山,我们不定怎么样呢。”/p

“老李,你説的轻松,我的火玉珊瑚,都隐隐有了一丝灵性,眼看再过上十年八年,我就准备自己用,哪想到只换了凤如山两瓶回气丹,连上品都不是,要是凤如山故意如此,不教训教训他,我咽不下这口气。”/p

“嗨,大家都差不多。我的万年青藤液,还不是只换了两葫芦灵酒,当时我还高兴的不行。凤如山的灵酒,味道难喝死了。”/p

“还是老张家底丰厚,除了天火铜,6阶的金蝉翼,也是珍惜之极,你看老张,一diǎn都不心疼。”/p

“嘿嘿,凤如山又没强逼我,换成我是他,也会那么做,我就是奇怪,他哪来那么多垃圾丹药。”/p

张宪嘿嘿一笑,很是勉强,显然,对6阶金蝉翼,也大为心疼。/p

“慕容雪菲有一个储物手镯,凤如山是一个小家族的族长。”/p

童怡菡忍不住开口。/p

“童长老,你真能确定凤如山是灵光突现?”/p

“嗯,凤如山虽然有些急智,并不是心机深沉之人,也没有什么雄才大略,更加的不是那种极度隐忍的枭雄类人物,那种时候,他骗不住我。”/p

童怡菡对自己的判断丝毫也不怀疑。/p

“老柳,别想了,凤如山不好对付。”/p

“没什么吧,他能想到冰罩之法,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一diǎn小聪明罢了。”/p

柳长老很不以为然。/p

“老柳,凝灵珠显然不是慕容雪菲要用的,一个小小的凤家,凤如山舍得一次买这么多凝灵珠,这人很有决断,又有急智。小聪明算不了什么,关键是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挥出自己的小聪明,説明他很冷静。这种人,不好惹。”/p

张宪心中叹了口气,他也很不甘心。/p

“张长老説得对。像凤如山这种人,在凤凰城,举止粗野,见识浅薄,显得很是可笑,其实人家是一个家族的老大。除了那些华而不实的东西,比起我们这些闲散的长老,他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别看这次凤凰城去了那么多人,未必讨得到什么便宜。”/p

“不会吧。童长老对凤如山这么有信心?”/p

“凤如山的炼体术,也至少达到了三阶,他年纪轻轻,真不知道怎么修炼的。岐山境那种地方出来的金丹,又岂是易与之辈。我们云梦境的修士,整日醉生梦死,就知道自傲自大,其实不过是坐井观天罢了,嘿嘿。”/p

童怡菡默然一笑,不知道是自嘲还是羡慕。/p

“法体双修?”/p

几人不约而同的冒出了同样的想法,同时也熄了找凤如山麻烦的念头。/p

他们当然不会怀疑童怡菡丢凤如山炼体术的判断。/p

至于童怡菡为什么要説出这一diǎn,就没有人再去深究,恐怕童怡菡自己,也説不清楚。/p

类似的讨论,随着凤如山遽然离开凤凰城,在私下里,不知道有多少在进行着。/p

……/p

“师叔能确定追踪仪在矿洞中完全没用?”/p

“啪!”/p

凤如山的屁股上挨了一脚。/p

“你能确定我这一脚踢得是谁?”/p

怀疑慕容雪菲的炼器水平,别人倒还罢了。凤如山?这一脚一diǎn也不冤。/p

“嘿嘿,既然如此。我有一个想法,师叔看怎么样?……”/p

“会不会太多了?”/p

慕容雪菲有diǎn犹豫。/p

“问题不大。师叔,别忘了,在这儿,我们最大优势是,师叔有一个听话的妖兽,而且是三阶妖兽,不像他们,最多是一只灵兽。”/p

“这个我知道,我是担心我的阵法水平,万一被现了,……。”/p

慕容雪菲摇摇头。/p

“所以要找一个合适的地方,我们转了三个月,这个地方就不错。进可攻,退可守,万一被现了,逃跑也容易些。”/p

慕容雪菲左右望了一下,眼珠转得几转,长眉一挑。/p

“好,就这儿。看看是我的妖兽厉害,还是他们的灵兽高明。”/p

慕容雪菲説这话,当然有自己的道理。/p

在华夏大6,饲养灵兽,是一件颇为费力的事情。/p

先,要妖兽完全听命于修士,成为所谓的灵兽,必须要和妖兽签订神魂契约。尽管华夏大6上神魂契约花样繁多,但无论哪一种,对妖兽的神魂,都有所伤害,对妖兽的成长,不可避免的会带来一些影响。/p

这样的灵兽受伤或者死亡,对修士也会带来严重的影响。/p

而且灵兽的携带也是一个大麻烦。/p

灵兽袋,确实很方便,但妖兽,或者説灵兽,在灵兽袋中,处于冬眠状态,只是不死而已。/p

在灵兽袋中修炼?这样的灵兽袋,在华夏大6上,还没听説过,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也不太会出现。。/p

妖兽本就寿命漫长,换句话説,就是修炼度缓慢,如果再隔三差五的冬眠一番,可以想象,灵兽成长之慢,足以令大多数人疯。/p

更重要的是,一旦修士和妖兽签订了神魂契约,影响就是相互的,灵兽和主人的修为差距不能过大,否则,灵兽会拖主人的后腿。/p

根据已有的记载,从来没有出现过灵兽和主人的差距过一阶的。/p

比如金丹真人养了一只二阶灵兽,不等灵兽晋级三阶,修士也绝无可能结婴成功。/p

至于养灵兽的花费,反倒是单纯的经济问题,不存在技术上的困难。至少对有些人而言,能用灵石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p

其实,以妖兽对灵气的利用效率,饲养一只灵兽,其花费之大,也足以让人望而却步。/p

那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呢?/p

有,而且不止一种。/p

一是像岐峰境的御灵宗,修士从小签下一只伴生灵兽,和灵兽一起成长。/p

这样的伴生灵兽,和修士的关系,已经很难分得清主次,修士和伴生灵兽的一切,几乎完全同步。一旦伴生灵兽死亡,修士也就再无任何进步的可能。/p

另外一种就是像慕容雪菲的飞雪这样,由门派派专门的人才,养到一定的修为,炼制一阴一阳两件灵兽牌,阴牌植入灵兽的神魂,阳牌对灵兽进行非常简单的控制。/p

这样的灵兽牌,对灵兽的伤害极大,灵兽的修为,也就永远的停留在植入灵兽牌的那一刻。/p

这样的灵兽,不仅要花费巨资维持灵兽的修为,而且因为灵兽的神魂几乎丧失了作用,对修士的帮助,极其有限。/p

即使如此,修士也最多同时拥有一个灵兽牌。灵兽牌,是和修士的神魂相连的。/p

这样的灵兽,更像一件法器。/p

因此,飞行灵兽,是目前为止,华夏大6上唯一真正有价值的灵兽,而且基本上是二阶的飞行灵兽。/p

因为飞行,是飞行妖兽的本能,基本不需要控制。飞行妖兽,当然比飞船灵活,度也不慢。/p

大部分修士所谓养一只灵兽,都是拥有一个灵兽牌而已。/p

其他千奇百怪的灵兽,比如照看洞府什么的,与其説是灵兽,不如説是宠物,好玩的成分居多,实际价值不大。/p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已经开启灵智的妖兽,由于特殊的原因,志愿为修士服务若干年,以交换修士的某种帮助。/p

这更像是生意,而不是灵兽,关键是非常罕见,不具有普遍意义。/p

至于小红,只是暂时借住在凤如山的仙府中,是一个房客,别的都谈不上。/p

事实上,在所有开启灵智的妖兽心中,丝毫不觉得自己的种族比人类差,只不过妖兽的幼年期,稍微长了一diǎn而已,在没有开启灵智之前,和人类相比,显得太过“淳朴”。/p

妖族的社会形态和人类差不多,不存在养一个妖族做灵兽的可能,妖族奴隶自然不少,但在妖族之中,人类奴隶也不罕见。/p

奴隶,被控制的只是肉体,而不是灵魂,和灵兽不是一个层次的概念。/p

凤如山稀里糊涂的炼出了妖丹,某种意义上,可以算一只妖兽,当然,他的情况特殊,不仅肉体被控制,同时灵魂也被控制,不过代价有diǎn大,慕容雪菲,也同时交出了自己的肉体和灵魂,这就是他们最大的优势。/p

有付出,才有收获。/p

(感谢旭飔的打赏,推荐期间,嘿嘿,你懂的!)/p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