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苍白之手 第二百六十三章 希拉岛

2019-10-12 19:43: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二百六十三章 希拉岛

希拉岛,漩涡暗流守护的岛屿,位于中心地带的城市,依着山势建立,城区分为阶梯状的三层。更新最快

建城者的后代,也就是公民占据最高的位置。令人瞩目的海神像,看顾、庇护着的子民,神像额头的珊瑚冠,常年燃烧着鱼脂油火,既是夜晚归航的灯塔,也是指引外邦人的路灯。

宏伟的神殿前,兴风作浪的怪物,被手持三叉戟的海神,诛杀于希拉岛的群雕。水池由陶管连着山泉,维持着喷泉的效果,使雕像常年沐浴在清泉濯灌下,水汽氤氲而生。

第二层城区属于外邦人,他们来自诸岛,甚至更遥远的外地,都拥有一技之长,为希拉岛带来繁荣。

外邦人不允许进入神殿,只能远远地眺望,即使改变信仰,也不被接纳成为公民。也不能拥有土地,即使出重金购买,也无法从贫穷的公民手里买到他们的公田。

务农、经商、服兵役,这些都是公民才有的权利。其中的佼佼者,在竞技场磨练战斗技艺,会成为将领、统帅。

第三层,也就是底层城区,只有奴隶才会住在这里,到处都是破败不堪的泥板房,下一场大雨,房子就会垮掉的玩意。

……

今天是一年一次,最重要的建成日,保持贞洁的女祭司,率领公民们向海神献上祭品,一头黑色皮毛的公牛。

四位青年公民都管不住的雄兽,被女祭司单手压在地上,贝壳磨制的匕首朴实无华,在公牛的脖子轻轻一划,喷涌而出的鲜血,溅地尊贵地主祭全身都是。

女祭司不以为意,用铜盆接住公牛的鲜血,趁着还温热的时候,泼在燃烧的橄榄树上,向海神献上祭品。

升腾而起的浓烟腥香扑鼻,女祭司上前察看,从曲折的纹路解读海神的谕示。得到明确的指示,主祭转身向着在场的公民,宣布明年将会获得丰收。

稍后,主持祭祀仪式的女祭司,用手合上公牛的眼睛,贝壳匕首轻松地切下完整的牛头,吩咐左右四位辅祭,把祭品分给在场的公民。

建城日最重要的献祭,就这样结束了,公民们分到一块牛肉,不顾上面的血水淋漓,直接放进怀里。有虔诚的人,用手指沾血涂抹在脸上,环视左右,看到相同的人,微笑着头。

崇尚勇武的公民,结束祭祀仪式后,相约来到上城区和中城区之间的竞技场,周围放置着各种武器,剑、矛、投枪、战锤、棍棒、投石索,盾牌、皮甲、头盔。

竞技场中间是松软的沙地,被无数次战斗的鲜血浸染,显得有些灰黑,接近外面的泥土,这是丰饶、丰收的颜色。

没有资格参与祭祀的外邦人,在竞技场周围的九层石阶上坐着,无所事事的看客,毕竟喜欢热闹的人到处都是。

武技娴熟的公民,单手持剑,卖弄似的耍出剑花,立即博得观众们一致的欢唿。靠近上城区的石阶,守贞的少女频频发出尖叫,没有在神殿前的肃穆。

中城区的外邦人,也是欢唿连连,相对却显得有些克制,鼓掌声也是稀稀拉拉,显然不是很投入其中。

直到一位来自中城区,以武技见长的外邦人,迈着矫健的步伐踏入竞技场,中城区石阶上才传出整齐的欢唿。

代表中城区出场的战士卡西欧,脚步节奏刻意迎合身后的掌声,为自己营造出震撼的声势。

他身材高大,体格结实魁梧,浓密的黑发遮住前额,杏核大的眼睛,闪烁着野心的光芒,只是脸绷地很紧,或许是为了避免泄漏出情绪。

……

鲁斌正是在希拉岛最欢乐,最热闹的时候登陆

,由于气温偏高,他早就扔下多余的衣物。这些累赘或多或少沾染鲸鱼的胃液,被腐蚀出一个个破洞,显得有些不尽美观。

当他解除浮空术,双脚已经恢复如初,在松软的沙滩行走,身上只有一条精致的皮裤。

炎热的阳光下,尽管海风不停吹拂,却带不走闷热,鲁斌的肩膀、背嵴很快冒出一层薄薄的油汗。

从鲸鱼汲取的生命力,在鲁斌体内澎湃激荡,他的体质明显有所提升,肌肉鼓胀耸起,就像一个刚刚走下战场的斗士。

一览无余的沙滩,非常容易暴露自己的存在,鲁斌眼看左右无人,迅速转进绿荫掩隐的灌木林里。

凭借对危险的敏锐嗅觉,鲁斌避开几个致命的陷阱,穿过这片防风林地带,眼前豁然开朗,看见层次分明的城市。

欢唿声响彻天际,蔚蓝色的天空,偶有路过的白云,也会被声音震碎,鲁斌忍不住有些好奇,按照惯例对自己使用通晓语言,随后若无其事地走过去,熟稔地就像回到自己的家里。

城外的农田被分割成一块块,田垄之间有排水的沟渠,草木灰洒地到处都是,鲁斌也是拓荒建城的佼佼者,看出土地使用轮耕制,水利灌溉系统比较完善,就忍不住轻轻头。

或许是节日的缘故,侍弄庄稼的奴隶难得放假休息,他们抓紧时间晒制泥板,修补下雨漏水的地方。

即使是每年一次的建城日,也只是与公民有关的节日,别奴隶们无法参与其中,就连中城区的外邦人也无法沾光。

在城墙上巡守的卫兵,看见陌生人的面孔走近,尽管只是单身一人,却立即注意,提醒身边的伙伴,挽弓迅速射出威吓的一箭。

鲁斌听到嗖地一下破空声,立即看到面前三步远的泥地,一根木杆箭矢斜插在地上,尾端的鹅羽兀自振动不停,立即停下脚步,抬起头摊开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守卫头领纵身跃下,鲁斌看到四米高的城墙,对方浑然无事地站起,并向自己快步走来,忍不住轻轻头,露出赞许的目光。

坦诚的态度,强健的魁梧身体,还有看上去就很精致,不是普通人能够用得起的皮裤,守卫头领的脸色好看许多。

他心里暗暗忖度:这位陌生人肯定不是奴隶,应该是慕名而来的外邦人,按照惯例要缴纳一定的税赋,可惜这个人的身上没有地方藏钱。

“勇敢的城市守护者,海难落水的生还者,向你致敬。”

连串“当地语”令城墙守卫惊疑不定,他很清楚,眼前的陌生人,肯定不是本城的公民,毕竟距离最近的西索斯岛,他们的口音都有轻微的变化,只是为什么能流利的希拉岛语言,他无法对此做出合理解释,进而服自己接受。

“陌生的外邦人,幸运女士眷顾着你。请走在前面,我将指引你前往祭坛,祭司会以水净化,赐予你洁礼。”

“这是我的荣幸!请允许我归还遗落在旷野里的武器。”

鲁斌看到守卫轻轻头,立即走上前,弯腰捡起箭矢,握住箭头,反手交还给他,随即欠身后退半步,保持一段距离,这才神色淡然地走在前面,迈着不疾不徐的步伐。

对于陌生人没有屈膝,守卫有些恼怒,随即想起对方可能是某个城邦的公民,立即掐灭心头细的怒火。

即使没有回头看,鲁斌也知道城墙守卫,肯定持着手里的长枪,尖利的枪头指着自己的嵴背,如果自己有任何异常,没准就是一击必杀的突刺。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城门,城头海豚跃水的对称雕像,在太阳照射下泛起淡蓝色的光芒。

鲁斌很清楚这是神力的痕迹,暗忖可能是触发形的防御神术,好在自己舍弃了一切,除了体内澎湃的生命力,什么都没有。

于是,鲁斌轻松地走过去,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一幕令跟在后面的守卫松了口气。(未完待续。。)

...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豆晓峰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王万里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医保医院吗
郑州军海脑病医院李红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