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散文今年冬天关于2018今年冬天冷不冷的纪录

2020-09-15 19:26: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散文:今年冬天,关于2018今年冬天冷不冷的介绍

冬之一:回家路上。

夜幕降临,天空雾霾的利害,阵阵寒风,穿梭在城市的高楼间,风被割碎后将寒气倒灌在街道的巷子里,巷子有点象灶台的风箱。

下班匆匆往家赶,人们从地铁出来,到地面后便紧缩着脖子,在漏天的楼道风巷里穿梭,迎顶着刺骨寒风往家赶。上班一天的人们辛苦了,特别在外企或私人老板手下干活的打工族,更是精疲力竭,寄望早一点回家,归家的温暖,还有家人温情的期望。

我由于忙碌,竟忽视了今年冬天的寒冷,而只有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开车过路口等红灯放行,才看清冬霾骤袭车窗的冷影,看清偶尔的冬雨拍打着过往行人,风夹着路边枯枝散叶,卷起雾霾迎着车窗袭来,车速和雾霾遮眼的模糊,无奈的视野。无奈的雨刮器。。。

下班后疲惫的身躯。肩扛苍白的大脑。已全然没有了晨起上班的生气。回家的途中。已没有丝毫的心情。感受冬寒的气味。没有丁点的心思体会寒风下的冷意。更没有坐驾豪车的诗情和享受车内音乐轻盈的挥洒。虽然陕北阿宝唱的是那末的激昂。丝毫无意冲洗冬雨袭来。寒风凌厉的冲洗下。阿宝的高音。也就是1声叹息。车轮滚滚清晰碾压印迹、、。

我就想尽快回家。

家,照旧是孤单寡影,常常在下班的时候,同事说:你着急回家干吗?哎!其实我也不知道。但说不管怎样,下班不回家,那我该去哪?家是我的意味,最后就是我一个人的坚守,但那也是我的家,尽管家没有女人的生息,没有香水温存的柔美,但那也是我的家,是我心灵的归宿,那里可以安置我的心。

冰箱里拿点吃食,微波炉转几下,胡乱吃几口,洗漱终了,坐定在电脑之下,这才是我回家的唯一乐趣,才是匆忙回家的缘由。我喜欢写字,唯有写字,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才是这篇文章的主人,才可以主宰文意,在肆意奔放的思绪下,豪迈的在家里走来走去。

尾月的冬夜是宁静的,窗外行人赶路的脚步声,竟也穿窗入帘,在耳边荡起悠悠的旋律,那是回家的旋律,那是回家后与亲人相聚的旋律,我喜欢这样的声音,喜欢这样的脚步声。对冬夜赶家的人来说:回家意味着,意味着团圆,意味着亲情。

尽管我在家里是一个人,孤灯独影,寂寥无声。但我更愿意从心底里,期盼和向往那些回家的人,羡慕并痴情于他们回家后,大人小孩其乐融融的氛围,也祈望他们围坐餐桌,同享人间情趣的场景:心揣感怀,不疾不虚,从容淡定,汤浓鲜成,丝丝入微、、。

冬之2:小区漫步。

饭后漫步,冬夜的散步,好像游走在荒芜的幽冥界,雾霾裹袭周身。

今年冬天少雨,水分被冒烟似雾霾的吸干,小区里已没有甚么人在晚间漫步了,而我由于胖,饭后必须走路,必须消耗卡路里。

夜来风起,吹着落叶沙沙,好像是冬雨再至,隔着镜片透着看远超市场预期。一季度我国新能源汽车生产27271辆、销售26581辆,看孤单树枝楞楞的摇晃,这雨的影子仿佛就已落下。

时针在晚上的十点半,小区里热恋中那一对情人,今天没有再现。哦!雨渐渐的下了,冷风飕飕,有些渗骨的感觉。道路在昏暗的街灯映照下,湿漉漉的泛着亮光,黑沉沉的天空如巨大的穹宮,笼罩着全部小区。厚实而沉重的夜幕遮住了全部城市,密如牛毛的雨丝,散泄在路面。此刻,路上还有急急匆匆,低头赶家的行人,但又很快消失在雨夜的黑幕中。

我抬头看看阴森森的天空,任由冰冷的雨水拍打着我的面颊,深深地呼吸一口冰晰犹新的空气,却没有舍得迅速呼出,任凭冷气呛得鼻腔酸痛后,再由丹田缓缓呼出,悠悠的在我眼前构成一团白雾,渐渐散开,漂散在寒冷的冬夜里。

这样寒冷的雨夜,街上行人极少,偶尔途经的车辆虽然放慢了车速,但还是会溅起一片水花,往阴森森的的深处驶去。此时,世界却是如此的落寞寂寥,尤其是在这样罕至的冬夜冰雨中,这个世界,恍如站在了黑洞的悬崖空。

我却在这样的雨夜漫步,在这样的黑洞口打着伞走路,感觉犹如在西域雪山,在宇宙深处。

今年冬天的这场夜雨,1扫雾气朦胧的压抑,望天涯远处,出现鱼白通透一片的亮,看不出下雨的模样,唯有身处风中,扑向面庞能够感觉的到:雨丝凉冰冰的,很是舒服,有点迎风登极披雪袍的风度。

低头看小区花园,枝头上的黄叶儿被湿漉漉的风,追催四散,树叶儿也没有丝毫留恋,净净的归于尘土,堆积角落。小区花坛的枯草,也没有了昔日的烦躁,在夜色下收敛起躁动的刺,温顺的接受冬雨的抚慰,枯草与冬雨的关系,犹如青草与晨露那样的暖昧,没有拖泥带水,轻轻抚过,留下的,只是彼此触碰的感觉,而树丛中广告牌上的那一对恋人,是否是也怀情委旎呢,钟情与这个多情又无情的暗昧之夜呢?

冬之三:灯下窗外:

夜,就这样俯视在我的窗外。案桌上乳白的灯罩好象是一位娇羞的新娘,轻启朱唇,立在眼前,散射柔光。

我急忙地敲打键盘,不敢分心,在字里行间留恋这宁静的夜晚,享用柔光,但也用眼角的余光窥视着,努力搜索着冬夜的记忆、、。

夜雨如丝,穿过人生岁月,激起心中圈圈的涟漪,往事如烟,点点滴滴洒落在人间烟火中。申城远处的无尽的浮华将这个夜晚映衬的浪纵欲惑,但对人到中年的我,却再也提不起醉人的遐思和虚伪的包装,那是现代人的舞台。

在灯影摇摆冬雨如丝的夜色下,我笔端的远处已穿越千年的隧道,恍惚在问:同一个冬夜如水的时辰,同一个瘦削的背影,几百年前,身着凌罗衣,腰佩玉书苏辙赠于兄苏轼”苏轼?难道是那位写下万丈豪情:大江东去,浪淘尽…”赤壁绝唱的文豪苏轼?如为何?如为什么寒夜窗外的霓虹遮掩不了云雾含消瘦的愁容?高楼旎棠装不下文彩痴狂?

是啊,尾月本是亲人团圆的良宵佳辰,而苏轼却和胞弟相隔两地,夜夜凄具思念之苦。

人之常情,我们终究普通人。其实,我倒蛮欣赏李白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洒脱。可面对亲人的分离,人情亲情归何处?夜寒之际无从思虑。但只记得大学语文有记载:李白《夜坐吟》。

冬夜夜寒觉夜长,沉吟久坐坐北堂。

冰合井泉月入闺,金缸青凝照悲啼。

冬季的夜非常寒冷,黑夜的时间也很长。我一直坐在北堂之上沉吟。犹如我此时的境况,犹如此刻我灯下久坐深吟:半夜寂静那人在何方!

想到此,不觉泪沾衣衿,举眉望窗远:金钱美玉,人间浮华,广寒宫里包着金碧。所以苏轼自叹,才提笔写下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样的传世名句。

久坐起身,今晚,游走于前世古今,打开窗户,寒风拂过,思绪被寒冷打断,再回首,如今是哪朝哪代?

夜色依旧,情绪已远。那首《水调歌头》被淡淡吟唱了千年。有多少人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中聊以慰藉相思,在寂寥寒冬夜,安然入梦,梦咬醉魇。

窗外和屋内的两重天,应了清代诗人黄宗羲 《山居杂咏》后两句写的那样:廿两棉花装破被,3根松木煮空锅。1冬也是堂堂地,岂信人间胜著多。只有几句这才是真的:时间不早了,洗洗睡吧!

完。

2009年11月初稿旌德梓山宾馆。

2017年6月修改于如皋水绘园。

中国特色脑卒中治疗遇难题,先声药业强推新型神经保护剂
任晋生携先声药业港股上市,“双轮驱动”着力研发
中国特色脑卒中治疗遇难题,先声药业强推新型神经保护剂
卒中新药来了!先声药业先必新上市,探索之旅备受瞩目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