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全职法师领主外传之虚妄的未来I

2020-01-26 00:06: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全职法师领主 外传之虚妄的未来 I

神悯,是萌遁构思很久很久的一个大陆魔法体系,第一神悯,到现在的全职法师领主,都是一个背景下的故事。

全职法师领主可能是这个系列的最后一本,而萌遁原本的计划,是一个三部曲,但是现实较惨的成绩让萌遁不得不暂时放弃三部曲的想法,但是在大学期间就构思出来的故事,还是想呈现给大家,作为一个番外,作为一个承接全职法师领主和神悯两本书的一个平行世界的故事,对,就是有关于拜修因教廷的故事。

——

——

阿纳海姆山地上终年环绕着厚厚的阴云,无人能看到山顶的景物,也无人知道山顶上究竟供奉着哪一位神明,只知道那里是曾经大陆上所有生灵的希望之地……

灿烂的阳光透过厚厚的云层播撒在大地上,人民的心情宛如这阳光一般热情,长期的阴霾仿佛从未出现过,幸福的表情随处可见,因为,战争胜利了,他们终于摆脱战乱之苦了。他们带着献给希望之神的礼物,成群结队地涌向阿纳海姆山地下的神殿,献上自己最真切的祝福,齐声高呼,“阿纳海姆万岁,希望之神万岁!”

是的,这儿是阿纳海姆,是神悯大陆上海拔最高的地区,也曾经是大陆上人类、精灵、伦特丹人共同信奉的最高信仰所在……

……

“队长,今天真热闹呀,神殿更加金碧辉煌了!”

一个身着黄绿色铠甲的青年望着人群兴奋而又期待地说。

这儿是前往阿纳海姆山地的必经之路——阿克西斯山口,就在希望神殿旁边。

来这里的信徒们不断从这里走过,这里以上是禁区,只有得到神帝宣召之人才能再往上。

穿盔甲的青年是守军的一员,守在如此关键位置的军队,毫无疑问,就是神殿的精英——教廷骑士团。

他们要守护的阿纳海姆山区其实是一个巨大的住宅群,神殿以及主要祭司们的家大多在那里。

曾经,是曾经,曾经的这里是大陆的政治中心,有着整个神悯大陆里唯一的皇城,即便是整个大陆的国王大公们,也要按时到这里聆听神的教诲。

皇城在神殿之下,教廷的信徒们和当地居民们则在皇城之下,阿纳海姆山形成三个十分明显的阶梯,教廷骑士团就驻扎在皇城与神殿之间的阿克西斯山口。

神和人,终究还是有界线的……

……

“今天是应该庆功的吧!”

队长突然的冒出了一句,转身凝望着希望之神殿,面露忧色。

“拽什么拽,要不是他的军队被打散了重新编制,他哪能到这种重要的骑士团来。”

青年不爽地嘟囔一句,很明显,他对这位突然出现的队长很不服气,如果不是前队长在战争中殉职了,哪轮得到他!

正想着,肩膀被人用力一拍,吓得他差点摔倒,回头一看,是一个同样新来的骑士,现在的副队长。

他没想到刚刚的嘟囔被人听见,有些惊慌的问,“干,干什么?”

“这儿是神殿重地,能到这儿来的凭的是实力而不是运气,”那人压底声音,带着的表情严肃说道,“记住,在这个用人唯贤的阿纳海姆中,只有实力能够证明一切,而且还是现在的危机时刻!”

青年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声音中有多不爽就有多不爽。

副队长皱起了眉,叹了口气,在心中暗道,蒂亚戈啊蒂亚戈,在死斗中捡回一条命值得吗。失去了战友,背上了一辈子也放不下的担子,这还不算,猜忌,才是最可怕的,足以把一个正直的人逼疯。

而现在,赫赫战功被掩盖,猜疑的眼神处处都在,连身边那名不见经传的年轻骑士也可以随便质疑,阿纳海姆一役是得是失?

阿纳海姆之战,神佑阿纳海姆的奇迹之战。

阿纳海姆的教廷骑士团以五万人击溃联盟三十万敌军,并且以一万人的代价让敌军过半的战力损伤……

可惜,这奇迹般的战绩除了亲历者,只有神殿高层的人知道,至于保密的原因,谁也说不清楚。

蒂亚戈,教廷骑士团第三小队长,确切的说只能算是一个小队长。

因为教廷骑士团根本称不上是一个真正的军队,他不属于阿纳海姆军,总共不到一万人,至于所说的五万其实是友军部队的阿纳海姆战团,由于是教廷骑士团的团长指挥的,所以被当成了教廷骑士团。

至于阿纳海姆战团的指挥哪去了?临阵脱逃的军官在战争时期还是经常能看到的,更何况人家是奉命返回帝都的。战争结束后,剩下的数千人被重新编制,编入了不同的部队,原来的教廷骑士团的部队编制随之消失。

于是,蒂亚戈这个有着古铜色皮肤,刚毅表情的铮铮铁汉进入了新的教廷骑士团成为一个小队长。

现在的蒂亚戈静静的凝望着远处的山顶,前面的对话瞒不住拥有天空骑士力量的他,相似的经历使他清楚副队长在想说什么,但他毫不介意,因为副队长毕竟不是教廷骑士团的原班人马,不明白他们之间的约定,只是喃喃地说“她,还好吗……”

山顶一座用大量魂晶石装饰的宫殿正反射着灿烂的金光。

象征着神权这样大陆最高权利的金光照耀着一切,这是太阳的光芒。

修驾着金车从天边穿越而过,俯瞰着下面美丽的宫殿。

这座巨大的通体用金色的魂晶石制成,四面巧妙的设置的窗户,是用镂空的银水晶制成的。

从大门起,按照从东向西的顺序走一遍,你会发现窗户上的花纹描写了第一代神帝——

被追奉为神帝的修因·诺伊曼,其建立统治的故事。

宫殿正面朝东,共有七个门,几十米高的大门上刻着繁琐的图形,在中部和下部还隐隐约约有着伤痕。三十六个巨柱分布在四周,稳稳的托起了屋顶,每根巨柱上又有十八条棱,柱顶装饰着日纹,柱底装饰着月纹。

修在半空中安顿好金车,纵身跳了下来,稳稳地落在希望之神殿正门前。门前的神殿护卫被这从天而降之人吓了一跳。

护卫定睛一看,是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金色的短发闪烁着太阳的光芒,宽额头,高鼻梁,棕色的眼睛中似乎也闪着淡淡的金光。金红色的长袍上绣着夺目的日纹。

护卫认出眼前的正是火之魂者——代表第一神帝修因·诺伊曼在神悯大陆上最后意志的使者。

魂者,神悯大陆上对拥有魂能的力量,并且作为第一神帝修因使者的尊称,几位魂者也象征着在某一属性上的强者。

取代了之前的大陆上人们所信奉的大地之神盖亚、战争女神雅典娜、光明之神维克多、裁决之神赫斯。

魂者不是真正的神,魂者不是永恒的,拥有替换魂者的权力的人是存在的——阿纳海姆的希望之神——神帝。

而现任的神帝是第三神帝罗德尔,一个把父亲——第二神帝送下地狱,并且取代他直接成为第三神帝的男人……

……

护卫知道火之魂者,慌忙鞠躬行礼,请他入殿。

修带着阳光般的微笑点头还礼,刚走几步又退了回来,说,“你们几个很面生呢。”

“我们是新来的。”为首的士官回答说。

“以前的几个呢?”修问。

“大多牺牲了。”宫殿护卫回答道。

“是吗?”修皱起了眉头,“怎么,边境打仗连神殿守备队都上了战场?战争还没打到威胁神殿的情况吧?”

“神殿守备队是从最近才守卫神殿的,原来都只守卫下面的帝都。”士官回答

“那原来的呢?”

“是风之魂者阁下派人来的,好像是教廷骑士团。”

“又是教廷骑士团。”修轻轻地说。

“有不对吗?”士官问。

“没什么。”修说着,进入了大殿。

不需要任何的照明,大殿中明亮无比,水晶的屋顶折射着阳光,闪现出绚丽的光纹。

修没有欣赏那美丽的光纹,环视四周,好像在找着什么。穿过端着水晶杯三五成群聊天的人们,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

一个彪形大汉倚靠一处不显眼的角落里。只见他黑发黑眼,不带任何表情的脸上透出着坚韧,刚毅,络腮胡子使他显得疲惫、失望,合身的皮甲掩盖不住他发达的肌肉。他右手端着一杯红酒,漫不经心的喝着,目光穿过在舞池中回旋着的舞女们,锁定了正向自己走来的修。

“呦,这么多天不见,兄弟你还是这么郁闷。”修开玩笑惯了,随意的向大汉打招呼。

“哼!”大汉没理修,低头喝了一口酒。

“别这么无情,打了大胜仗,怎么的也该笑一笑。”早习惯大汉的冷漠,修不死心地说。

没看到大汉越来越阴沉的脸色,修仍旧一副随随便便,忽然他两手捏住大汉的脸颊,用力扯出了一个丑丑的笑容,不顾大汉想杀人的心理,满意的点点头,“这才像我的好弟弟。小时侯数你爱笑,越大越阴沉,怎么,土之魂者当够了,改行当罚之魂者了?”

大汉,不,应该是土之魂者山姆,不悦地甩了甩身子,摆脱了哥哥的束缚,把手中的酒一饮而尽,交给附近的侍女,狠狠瞪了这个开朗、贪玩,一起长大的同父异母哥哥一眼,无可奈何的回话,“仗打完了。”

“拜托,我讲了这么多,你就给我这么一句!”看见山姆又扭过头不愿搭理自己的样子,修慌忙改口,“是呀是呀,这次打的很好,使每次都要打几年的神魔大战在几个月内就结束了,作为前线总司令,你功不可没,一定会获得封赏的。”

“死了很多人。”山姆用不冷不热的口吻说。

“打仗哪有不死人的。”修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

“有许多是不该死的。”山姆被修的满不在乎激怒,一把揪住修的领子,低吼,“是上面…….”

修顾不上挣扎,迅速捂住了山姆的嘴,打断他的话,“阿纳海姆是吧?”

山姆的眼睛陡然睁大,瞪着修不敢置信的说,“你知道!那你还这么不在乎,你还……”

半晌,放下修,修整了整衣服,看看四周无人注意,说,“我听说了,上头放弃了五万人,争取时间,退守到叹息要塞。这五万人真可怜,被自己的帝国出卖了。不过不是没事吗,只用一万人就消灭敌人主力,直接促使我们取得最终胜利,那个指挥一定是天才,连风之魂者恐怕都比不上他,虽然违抗了命令,但他一定会受到重赏,他……”

看到弟弟越来越黑的脸,修疑惑的问,“怎么了,我哪里说错了吗?”

“你没错,”山姆把视线从哥哥身上移开,好像要发现一些什么,但一无所获,只好收回目光,继续说,“你知道指挥是谁吗?”

“应该是风之魂者多蒙手下的得力助手吧。”修不确定的说。

“不,是小妹。”山姆平静的丢下一颗重磅炸弹,冷笑着看着眼前人的反应。

“你开玩笑?!”修终于收起了他那招牌式的笑容,严肃起来。

“你说呢?”

神殿中响起了庄严的钟声,侍从们迅速退去,殿内的人们慌忙收敛起各种表情整理好衣物,列队静候,好象有什么重要的人物要出现了。

在庄严的钟声中,一道金光闪过,大殿正西方出现了一座水晶高台。

台上,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倚坐在宝座上,纯黑的眼中不带着一丝情感,看似随意的动作中带着傲视天下的气魄,不必说,正是神帝――第三神帝罗德尔。他没理会台下行礼的人们,安抚似的握了握身旁一个性感妖娆的女人的手。

神帝身侧端坐着的女子,身着袭地长裙衬得她的皮肤如珠玉般美丽端庄,带笑的娇颜使人如沐春风,及腰的长发随意却不凌乱,金银交错的发饰闪烁着星星般的光芒。

从神帝亲昵的举动中不难猜出,她正是神后——莉莉丝。她环视大殿,好像在向众人致意,又好像在找着什么,甜美笑容中隐藏的焦虑不断加深。

“参见神帝!”众人高呼。

“免礼。”第三神帝罗德尔淡淡回礼,收敛起全部随意,站了起来。

“我神英明,在我神的指挥下,在短短几个月时间就取得了有效的胜利!”

不知是谁带的头,一时间“神帝英明!”

“神帝文治武功举世无双!”

……

等等之类的奉承之语如潮水般涌来。

第三神帝罗德尔不动声色的听着这一片赞美之声,而莉莉丝的眉头不由自主皱了起来。

第三神帝罗德尔挥了挥手,嘈杂之声立刻消失,他缓缓扫视整个大殿,目光在一个角落有意无意的顿了顿,正色说——

“今日,我们在此庆祝胜利,”他的声音不大,却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在此次战争中,阿纳海姆终团结一致,共同抗敌……”

神帝话还没完,“喀喳”一声。

是水晶杯掉落的声音。

莉莉丝心中猛地一紧,担忧的神色完全暴露出来,与众人一起转向声音传来的那个角落,那个第三神帝罗德尔曾稍作停留的那个角落。

“什么人!”护卫们冲了进来。

“哼,好一个阿纳海姆的团结!”

清丽的声音如银铃般悦耳,冰冷的语调使人毛骨悚然。声音的主人——一个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人们面前。

莉莉丝再也坐不住了,站起来想说什么,却被第三神帝罗德尔阻止了。他拉住莉莉丝的手,对上她那夜晚般深邃的双眸,轻声说,“相信我。”

莉莉丝回望着第三神帝罗德尔那看似毫无感情的眼睛,神色复杂的坐回宝座,默默看他挥退士兵,面对角落的人。

沉寂的大殿上,不速之客的脚步声尤为清晰。

他,不,从声音听出应该是她,缓缓走向大殿中央。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可以看见,她穿了一身独特而没有任何徽章的铠甲——普通的阿纳海姆制式是铠甲绿色的,而她身上的是暗红的,一种鲜血凝固后的红。

没带头盔,棕褐色的头发凌乱的披在肩上,不知是不是衣服的原因,她的脸有些不同寻常的红,柔弱的身躯看似弱不禁风,步伐却无比坚定。

她走到大殿中央,以骑士特有的站姿站定,用她那酷似第三神帝罗德尔的双眸死死盯着第三神帝罗德尔。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呀,有沉痛,有愤怒,有淡淡的迷茫,有深深的绝望,更有沉沉的恨意!

那强烈的恨意使第三神帝罗德尔心虚地挪了挪身子,避开那尖锐的目光,清了清嗓子,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说,“莎莉丝,打断别人说话是很不礼貌的,作为公主,应该注重礼仪。”

莎莉丝,第三神帝罗德尔的小女儿——莎莉丝·罗德尔。

“无理?”

莎莉丝扫视众人的表情,有迷惑不解的,有恍然大悟的,有略带愤怒的,有纯粹看热闹的,大殿的安静早已被窃窃私语所取代。

莎莉丝轻蔑一笑,继续说,“难道随意夺取无辜人的生命就是所谓的礼仪了吗?”不断走高的音调暴露了她难以遏制的愤怒。

“放肆!”

第三神帝罗德尔显然没料到平时最乖巧体贴的小女儿竟然会当众顶撞他,一时竟未作出反应,站在队伍最前列的水之魂者嘉隆呵斥出声。

水之魂者嘉隆,神帝仅存的两个弟弟之一,水蓝色头发是他最大的招牌。

此时他走出队列,来到莎莉丝面前,大声说,“莎莉丝你这算是说的什么话,若不是神帝英明伟大,运筹帷幄,我军如何在这么短的时间,以这么小的代价赢得战争。”

“英明伟大?运筹帷幄?”莎莉丝咬牙切齿道“一个建立在无数无辜人尸体上的胜利,一个浸透了无辜人鲜血的胜利。一个……”

“战争是不可能不死人的,对于战士,战死沙场是实现他们价值的最好方法,马革裹尸是战士的最高荣誉。”嘉隆打断了莎莉丝。

“他们是无辜的,只要指挥得当,伤亡还能降到更小,他们不应该一无所知地去送死,这个指挥是错误的,这只是侥幸的胜利,这……”

“这确实不是一个完整的胜利,根据原计划,让五万人在前线拖住敌人主力,其余部队从叹息要塞绕到敌人后方,一方面形成夹击消灭主力,一方面打开道路直捣黄龙,进攻敌人腹地,我相信,再次上阿纳海姆的光辉照耀整个神悯大陆指日可待!”

嘉隆别有深意地顿了顿,继续说,“而现在,阿纳海姆和外界的交通要道上布下了永久结界阵,”话音未落,大殿里宛如炸开了锅,毕竟,这是战争结束以来,第一次谈论阿纳海姆之战。

嘉隆无视吵闹的议论声,继续说,“虽然以最小的伤亡消灭了敌人主力,但也阻断了我军进攻联盟的主要道路,使哈迪斯有了喘息的机会,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的,到那时,损失恐怕不是几个教廷骑士团就能补过来的,是不是呀,教廷骑士团队长?”

好像有谁念了禁音魔法,众使骤然噤声,不知道内情的人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莎莉丝,知的表情则是麻烦大了。

“我,我……”莎莉丝完全找不到反驳的话。

“话又说回来,永久结界阵,这可是代表暗属性时空系禁咒的最高难度魔法呀,神殿中会的人应该不多吧,”嘉隆看出了莎莉丝的不安,虽然她是晚辈,但进了朝堂就都是臣子,不会因为年龄小就放过她。

他绕着莎莉丝转着圆圈,每句话都直插莎莉丝心房。

“一次就布下这么大的结界,得有上百个起码拥有魔导师力量以上的人同时施法,那么以生命为媒介的牢固结界要了上百的高级法师的生命吧,虽然佩服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这么多法师,并让他们心甘情愿地献上自己的生命,但是,他们可都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如果按原计划,他们完全可以在更多的地方做出更大的贡献,救更多的人。而现在,却被你这么随意的浪费了,究竟是谁不珍惜生命呢?”

“嗯,那,那个,不不不不,不是……”

不知何故,莎莉丝组织不出一句能抗议的话,更无法向她希望的那样公开事实的真相,急得她原本就很红的脸更红了。

嘉隆满意的看着莎莉丝窘迫的样子,用很低却可以让全场人都听见的声音,在莎莉丝耳畔说,“啊对了,差点忘了,你好像平安回来了呢,死了这么多人,而魔力最强的你却回来了,难道是运用权力之便命令别人送死,自己却临阵逃脱了?”

“不不不不!我没有,我没有。”莎莉丝只能重复这这一句无力的辩驳。

“哦?”嘉隆表情不变,眼中却带着浅浅的笑意。

“我受伤了。”莎莉丝分辩着。

“哦?”嘉隆的笑意更浓了,“受伤?我怎么知道你不是为了保命而自残,以受伤的名义逃脱。”

“我不是……”莎莉丝痛苦的摇着头。

不给她辩解的机会,嘉隆厉声说,“抗令不遵,临阵脱逃,教廷骑士团队长莎莉丝·罗德尔,你说你该当何罪!”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

“来人,把这个只会说大话的逃兵交给仲裁庭!”

刚退下的护卫们又冲进大殿,而知道莎莉丝身份的他们无措地看看神帝、水之魂者,不知该如何行事,而莎莉丝仍旧只是一个劲的摇头。

“还愣着干什么!”

“谁让你们进来的!”

神帝与水之魂者完全相反的命令同时发出,护卫们见神帝发话了慌忙退到一边,静观其变。

“神帝,臣弟并没有说错,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莎莉丝·罗德尔公主理应被押往仲裁庭进行审判!”嘉隆据理力争。

第三神帝罗德尔沉默了。

德清县人民医院
衡山县中医医院
北海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江苏看白癜风一般多少钱
河源市男科医院地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