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极品相师 241 临终托付

2019-10-18 06:57: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极品相师 241 临终托付

唐振东见张宏玄拿出三味真火的法器,他立马腾身而起,脚踏洞壁,借助脚蹬的力量,向后迅弹起,朝洞里略去。

唐振东的身体灵活性极好,而且练了内功以來,身体轻盈,步伐轻快,尤其是现在对身体的控制更加的随心所欲。

张宏玄吹起三味真火的时候,唐振东早已经转身折了回去,张宏玄心中一喜,他是最了解三味真火的特性,三味真火的奥妙在于聚,聚集在一线的三味真火,吹出去可达上千米。

所以,三味真火在聚,不在散,散了虽然也有威力,但是就像先前烧吸血龙藤的时候,威力小了很多,烧这一片龙藤竟然用了半个多小时,但是在鬼蝠洞里烧鬼蝠的时候,这么长的山洞,张宏玄边走边吹,一路放火烧來,出洞的时候也只比唐振东慢了半个多小时,要知道先前张宏玄进洞可比唐振东晚了两个多时辰的。

在这鬼谷洞中,三味真火才能挥最大的威力,因为洞口不大,更有利于三味真火进去后的延伸。

鼓起一口气,张宏玄就把法器中的三味真火给吐了出來,瞬间一股火焰,就冲进了洞中。

张宏玄吹出火焰的时候,唐振东刚好到了有白玉石床的石室,他扯起师父徐卓的胳膊,迅的朝先前洞中的另一个出口转区,在进去的时候,经过了那张白玉石床,唐振东把尨牙插入玉床下,腰部猛的用劲,一下子就挑起了重达千斤的白玉石床。

在三味真火飞來的时候,白玉石床正好飞到了洞口处,挡住了大部分的三味真火火焰。

唐振东來不及查看这白玉床挡住了多少的三味真火,他拉起师父,朝先前那个也装了夜明珠的洞中,迅跑去。

外面的张宏玄在吹起一股火焰后,并沒有就此停止,他知道唐振东这个年轻人的厉害,能跟自己分庭抗礼的年轻人,将來的成就不可限量,就为这个,张宏玄今天也要斩草除根,而且这次他还杀了我正一道十名嫡传弟子,这个仇早已经结下了,张宏玄今天必须为正一道消除一个祸患,彻底把唐振东铲除。

张宏玄又连续的吹了九口三味真火,务必要把唐振东这只孙猴子一般上窜下跳的小子给化成灰烬。

不过这三味真火的火焰,倒是大部分被那寒玉床给挡住了,最后在第九口火焰的时候,寒玉床也抵挡不了这三味真火的一波波的攻击,断为数截。

三味真火把石室的所有一切竹简都化为飞灰,只剩下墙上的一些被活熏黑了的夜明珠。

唐振东和徐卓,幸赖这块寒玉床抵挡了大部分的三味真火,两人才得以从石室的另一个口钻了出來。

不过即使是有寒玉床的抵挡,两人身上仍旧被火灼烧过。

尤其是徐卓身上,由于唐振东是背着师父徐卓往外跑的,三味真火又从后面來,所以,两人出了洞口的时候,徐卓的背后的头,衣服都烧的片片飞落。

虽然沒让三味真火直接灼烧,但是三味真火非同小可,即使沒有被直接烧到,它也把这山洞给烧的灼热异常,那灼热的气息,让人很远就能感受到它的威力。

在山洞里,唐振东几乎是全力飞驰,虽然这山洞加起來也不过短短的四五百米,在他巅峰时候,也不过就是二十秒钟的时间,但是此时背了师父在身,又用尨牙挑起千斤重的寒玉床,这两下,透支了他的全部体力。

唐振东出來山洞后,张宏玄也只不过吹了两口三味真火,唐振东跟徐卓瘫倒在一旁的几分钟内,张宏玄又连续吹了八口三味真火,不光这个山洞被火灼烧的通红,就连整座山,也好像被三味真火给烤红了一样,原本唐振东和徐卓倚在洞口不远处的侧面喘气,但是又是两口三味真火过后,两人倚靠的山石都变的烫人,两人只能搀扶着朝更远处蹒跚走去,以避开三味真火的灼热。

张宏玄为了杀掉唐振东,真可谓下血本,他自从接手这个三味真火的法器,以前用的次数加起來也沒有今天用的次数多。

先前张宏玄吹了一口三味真火,就让龙藤焚烧殆尽,几人等了半个多小时,才敢进洞,现在这十口三味真火一吹,这个石室简直就是堪比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不光唐振东和徐卓走了老远也沒法抵抗这灼热,就连另一旁的张宏玄也沒料到连续的十口三味真火有这么大的威力,张宏玄也远远退去,等这三味真火炙烤的山洞退烧后,再进去查看。

但是这一等,就是大半天,岩壁依旧灼热非常。

其实张宏玄知道自己根本沒必要等,这种温度就算是钢筋铁骨也得融化,更别説血肉之躯的人了。

但是张宏玄想进去看,并不是单单想看看唐振东的骨灰,他还记挂着里面的那张白玉床,只要取得了这张白玉寒床,这趟损失十个嫡传弟子也就不算什么。

要知道得到一件能快增长功力的法宝,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那需要机缘。

在三人进入鬼谷洞时候,已经是天边泛起鱼肚白了,此时,张宏玄等了大半天,早已太阳西斜,张宏玄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就一口饭沒事,一口水沒喝,这一晚上,再加大半天的空等,早已让他饿的前胸贴后背,他沒料到这十口三味真火有这么大的威力,这都大半天了,岩壁依旧灼热。

反正这里这不知道还要多长时间才能凉透,自己索性去找diǎn吃的,填饱肚子再説。

张宏玄不怀疑唐振东师徒的生死,他只担心那件寒玉石床。

这十口三味真火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威力,都大半天了,岩壁依旧这么热。

其实这一切都应该归功于唐振东挑起的寒玉石床,寒玉石床挡在山洞的入口,虽然寒玉石床挡不住全部的山洞,只能挡住大半,但是这寒玉石床本就是北海寒玉所制,虽然不是冰冷冻人,但是历经几年前,依旧是寒意袭人,可见这寒玉的威力。

寒玉抵挡了大部分的三味真火,也把大部分的真火留在了前半截山洞,直到张宏玄最后一口真火,才让寒玉石床彻底断裂,火焰的力量才完全到达另一截山洞。

沒來得及进洞的张宏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心系的寒玉石床早已经因为三味真火的炙烤,断为数截,早已失去了寒床的功效。

,,,,,,,,,,,,,,,,,。

唐振东休息了好一会,才恢复了五成功力,他刚才盘膝打坐,沒注意到师父的情况,他张开眼,就看到师父身后的衣物早已化为飞灰,后背也被三味真火给烤的焦黑一片,后面的头都烧的结了痂。

但是这并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是师父的前胸和头脸,也涌上了黑色,这可不是三味真火烧的,而是先前的鬼蝠毒,又涌了上來。

看來那个正一道的臭道士,果然跟自己料想的一样,他并沒有本事解毒,只能是暂时压住毒性,但是那个臭道士在山洞的另一面,唐振东试着走近山洞,山洞依旧灼热非常,往前走了几步,还沒到达石室,他就被热的退了出來。

脚底板的运动鞋,竟然差diǎn被烤化了。

“师父,你怎么样。”

徐卓刚刚看唐振东在运功打坐,他本想支撑着为他护法,但是渐渐体力不支,竟然沉沉睡去,这次被唐振东摇醒,他还是泛起阵阵迷糊,很显然这鬼蝠的毒性不光刺激人的肢体神经,而且也刺激人的大脑,让人反应迟钝。

徐卓摇摇头,“振东,师父可能是不行了,你马上就去找鬼谷祖师爷的法书,一定要找到我们鬼谷门的本经阴符七术,把我们鬼谷门扬光大,以后就靠你了。”

徐卓拉起唐振东的手,努力説道。

“师父,你一定会沒事的,一定会沒事的。”唐振东终于忍不住掉下了泪,像唐振东这样的铁汉,等闲不会掉泪,但是此时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因为他刚刚进了一次石室,他根本就沒进去石室,这都距离三味真火火焰过去大半天了,石室外依旧灼热的要命,那在三味真火肆虐的时候,里面温度究竟有多高,那张被自己挑在洞口的寒玉床已经被火烧为数截,那些记载着经书的竹简,早就化成了灰,法力再大,他也不能让烧毁的经书复原,哪里去找这寄托了师父心愿的经书。

师父的遗命自己是完不成了,振兴鬼谷门也丝毫沒有影,只有自己一个人的饿鬼谷门,自己能担负起振兴的重任吗,更何况自己的志向本不在此,但是师父最后的心愿,唐振东无论如何不能摇头,但是,但是

,这,师父现在连説话都困难,石室中一切都荡然无存的境况,自己能告诉他吗。

连师父最后的心愿,自己都无法完成,唐振东悲从中來,泪珠止不住的落了下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天水治疗龟头炎医院
遵义癫痫专科哪里好
济南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天水治疗男科方法
遵义儿童癫痫哪里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