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年轻时的刘承光风华正茂改革

2020-05-21 09:32: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南侨机工”刘承光之子的追思:父亲一生曲折 却不悔当年报国的决心

年轻时的刘承光风华正茂。

人民乌鲁木齐7月22日电(李俊梅)“父亲年轻时是从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20多岁从南洋回国,加入‘南侨机工’投身抗日,后来又参加解放军,从西南到西北,最后留在新疆。他没有后悔过自己的选择,乃至在十年浩劫中被诬为‘间谍’,被批斗,全家被下放,他都没有说过当初选择错误之类的话。父亲的一生是曲折的,但是他从来没有改变过报国的赤子之心。”7月14日,新疆唯一1名“南侨机工”刘承光老人的儿子,刘齐荣向追思了父亲的一生。

“祖国在受难,我们不能袖手旁观”

父亲1915年出生在新加坡一个平民家庭里,父亲兄妹5人,全家的生活来源是祖父摆的茶摊。父亲12岁时,我的祖父不幸病逝,祖母靠卖糖水和红薯保持生计,日子过得很清苦,为了减轻祖母的负担,父亲不到15岁就去附近的寺庙挑水养护花草,挣钱补助家用。后来,他前后在杂货店当过佣人,在摩托车修理厂和汽车场当学徒,同时,父亲还在夜校学习文化知识。也就是在这期间,父亲接触到了进步青年,特别是在夜校唐先生的教育下,他认识到穷人为什么要受苦,知道了劳动创造一切的道理,更晓得了团结就是气力。

1937年,东三省失陷,中国全面抗日,海外华侨也纷纭以游行示威的情势反对日本侵略者,父亲也参加了游行。

1938年9月1日,父亲和数千名华侨再次举行抗日游行,却遭到了统治当局的弹压,混乱中,父亲看到高举游行旗帜的青年被军警击倒,他毫不犹豫,飞快冲上去接住旗帜高喊着冲在部队最前面。手无寸铁的示威人群是没法抵挡持有器械的军警的,父亲被警棍打伤后被捕入狱,关押在“五排坡”监狱,后经多方救援,才经保获释。

这次遭受让父亲对祖国同胞的处境更为担心,出狱后,他和一批热血儿女加入到抗日保国的宣扬洪流中,他们贴标语、发传单、宣讲、演戏、上街卖花募捐支援抗日,并寻觅机会回国抗日。

父亲在给我们讲述当时的感受时,曾激昂地说:“看到自己的祖国被列强侵凌,我怎样能袖手旁观?祖国如果倒下了,我们生活在海外的华侨也会像丧家犬一样被人肆意欺凌!”

1938年,具有驾驶和修理技术的父亲和他的好友廖青文、何满祥等人响应华侨东南亚华侨领袖陈嘉庚的号令,在新加坡红灯码头动身回国,成为第七批机工队员,投身到祖国的抗日大潮中。父亲说,离开新加坡时,我的祖母前去送行,她泪眼婆娑告知父亲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一定要活着,直到船开了她还是站在码头上,久久不愿离去。这一幕成为日后父亲在文革期间被批斗时活下去的精神气力。

1200千米滇缅公路上留下千余名南侨机工的忠魂

父亲和其他3000多名华侨青年是分九批前后经越南西贡、河内回到祖国的云南参加集训的,集训结束后到达贵阳编入各方勤务部汽车三团一营二连。由于有汽车修理和驾驶技术,父亲到云南不久就被委以运送抗战物资的重担。

新疆的冬季寒冷,我们都有感受,但是对父亲来讲,却比不上云南的冬季。“湿润阴冷,很多人身上都起了冻疮,而且由于后勤物质匮乏,父亲他们的居住条件不是很好,大多数时候是睡在湿润的草甸上,不少人患上了皮肤病,身上长满了脓包,我的父亲也不例外。”刘齐荣说,尔后很多年,父亲想起1938年冬初到云南的感受,最先说的都是“冷”。不过,阴冷阻挡不了南侨机工的爱国热忱,他们在与自然条件抗争的同时,依然以最大的热忱投身到抗战物资的运送中。

“父亲当时驾驶着‘大道奇’屡次来回1200多千米长的滇缅公路,每一次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滇缅公路修建在崇山峻岭中,山高路险,从昆明至边疆的畹町到至缅甸的腊戍、9谷,地势崎岖,环境险恶,天气变化莫测。行驶在这条公路上,不仅要时刻关注路况和天气变化,还要发现和躲避日寇的狂轰滥炸。”有一次刘承光驾驶着“大道奇”抢运军用物资,前方的道路被日本鬼子投下炸弹炸毁了,顷刻间,连人带着车翻到了山沟里,“山路旁边就是悬崖,日本鬼子的飞机就在头顶盘旋,子弹从耳边飞过,我还以为自己已死了,是当地的村民把我救了起来。”刘齐荣说,时隔多年后父亲讲起当时的经历,还是心有余悸的。

据史料记载,从1939年至1942年的3年间,通过滇缅公路抢运回国1.3万辆汽车和其他军需物质超过45万吨,它被誉为中国抗日战争的“生命线”。而在滇缅公路上冒着生命危险、平均每天运进军用物资300多吨的就是3000多位“南侨机工”,人称“神行太保”。“南侨机工”也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1028名战友血洒疆场、壮烈牺牲,忠魂永远长眠在那崇山峻岭的滇缅公路上。战后,有1126人返回了南洋,1072人留在了大陆。

刘承光选择留在了祖国,以后的岁月,他随着部队,从湖南衡阳到贵州贵阳,又从四川内江,甘肃平凉,最后经酒泉入疆。1950年6月,他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新疆军区后勤部运输处独立汽车一营做修理工。1955年随部队集体转业,先后在兵团机运处,工交部汽车大修厂工作。多年来,他一如当年抗日爱国一样,将满腔热血洒向边疆的建设事业,不止一次谢绝新加坡亲人和好友的呼唤,怅然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屡次遭到上级组织的表扬和嘉奖。1960年,父亲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常说,入党宣誓那天,他高兴地哭了。

做已经79岁高龄“南侨机工”父亲无怨无悔

刘齐荣说,十年浩劫中,曾经光荣的“南侨机工”身份变成了“黑帽子”,刘承光被诬告成“特务”,说他“里通外国”,母亲和我们也遭到了牵连,抗战时间留下的照片,物件,和和新加坡家人的来往信件全被抄了,母亲每天陪着父亲挨斗、遭受了各种常人难以忍受的体罚和精神折磨,在那段岁月里,父亲想到过自杀。“1970年,我们全家被送到兵团八师150团18连接受劳动改造。跟汽车打了30多年交道的父亲拿起了坎土曼,在田间地头劳作了10年,那十年里,父亲很沉默,每天就是下田,回家,也不像以往那样给我们回想他年轻时候的事情了,时候我才知道,其实父亲那个时侯很怕有人提起他‘南侨机工’的身份。文革结束后我们全家才被调回乌鲁木齐安排在天山汽车厂工作。”刘齐荣说,那个不堪回首的十年里,他曾见过父亲无语的流泪,当亲人的信件被收走后,父亲沉默地静坐了很久,后来父亲告诉他,一度曾想不开过,觉得还不如死了算了,但又想到了祖母送行时梗咽的吩咐:一定要活着,终究他咬牙坚持了下来。“父亲在说完这些后,会强调自己不后悔当初加入‘南侨机工’的选择,如果历史倒转,他还会那样做。”

新疆粤新民族情援疆纪念馆工作人员张永梅,以一个曾做过多年的敏锐感,了解了刘承光老人的生平事迹,她告诉,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天山汽车厂被列为特困企业,每一个月唯一500多元退休工资,年老多病的刘承光生活再度陷入窘境。厂退委会党支部书记罗广源向新疆侨联进行政策咨询,侨联领导亲身到天山汽车厂核实了刘承光的“南侨机工”身份。听说,当时全国依然健在的“南侨机工”只剩下几十人,年龄都近90岁了,新疆仅刘承光1人。1998年中国侨联副主席陈兰通来疆视察工作时,看望了刘承光;2003年中国侨联副主席郭麟恭、2007年中国侨联副主席林淑娘来疆时,也慰劳了刘承光,并送来了慰问金。

1986年9月,健在的“南侨机工”及后人们在云南昆明成立了“南洋华侨抗日时期回国服务机工云南联谊会”,当年的“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的女儿陈达娅担负秘书长,受老父的嘱托,陈达娅在2004年底通过中国侨联和新疆侨联,找到了远在新疆的刘承光,并联系中国侨联落实留国“南侨机工”的补助政策,从那时开始,中国侨联开始向新疆侨联拨款,每一个月给刘承祖发放1200元的补助,每年都要给刘老发来数封慰问信。当年的新疆侨联主席李香明也是新加坡华侨,他常常来看望刘承光,说他是新疆的“国宝”,是亲历华侨抗战史的“活化石”。

原标题: “南侨机工”刘承光之子的追思:父亲一生曲折却不悔当年报国的决心

稿源:中国青年

作者:

轻度灰指甲
什么药治腿部血管凸起
指甲空了是不是灰指甲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