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江山美人志 第一百节 还以颜色

2020-05-21 22:10: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一百节 还以颜色

罗卑人军队出现的变化毫无保留的被无锋得知,从第四天起,罗卑人的大营就处于一种极度不安的状态,来自内线的消息,罗卑人大营出现了短暂的混乱,进而很快就宣布了戒严,内线也无法渗透到罗卑高层,只能凭借观察得知在来自巴罗纳城的几人进入军营后,位居中军深处的帅帐就变得躁动不安,万骑长以上的高级军官进进出出,而且个个神色严肃中充满了愤懑。

难道是接替贝桑的托波到了?无锋有些疑惑,贝桑难道就没有一点反应,等着对方接掌大权不闻不问?如果是这样,无锋心中倒是大定,贝桑的愚忠只能证明他是一名出色的将军,但绝非一名合格的统帅,临机应变应该是一个统帅最起码的能力,即使是上位者有所误会,但作为统帅也应该能够应付自如。但看起来,贝桑似乎放弃了挣扎。

从南线传来的消息也证实了这一点,南线北吕宋军团的四个师团进军速度也大大加快,距离乌兰集已经不足两百里地,而路上遭遇的罗卑游骑数量也大大减少,尤其是这两天更是鲜有一见,原来一直游荡在乌兰集以南的罗卑骑兵似乎也一下子销声匿迹了,让南线北吕宋军团四个师团一时间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个消息在无锋看来那是再正常不过了,贝桑被解职,新的大将军上台,自然要接见一帮主要部下,而军心的混乱也同样影响着整个罗卑大军的士气,现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不适合再作决战了。

但无锋总有些觉得这里边有些不太踏实,似乎有什么水分在里边,贝桑就这样默无声息的焉了?纵是他本人无异议,但他那一帮手下难道也被压服了,没有声音了?无锋努力的思索着这个问题,如果真是这样,那说明罗卑人想要溜了,甚至连乌兰集他们都有可能放弃了。

军务会议争论得异常激烈,根据调查获悉的情报,一干将领们纷纷发表自己的间接和看法,情报显示罗卑人的征东部已经处于一种极不安定的局面,来自征东部的各路大军似乎都对这个新来的毛头将军托波有所不满,从来来往往进出帅帐的一干高级军官的表现似乎可以证明这一点,而南线集群再无阻截平顺北上也能够印证这个推测,最新的的情报显示贝桑已经被来自巴罗纳城的罗卑特派官员押送回巴罗纳城了,整个罗卑征东部大营军心浮动。

以木力格、龙自行、宋天雄、赵尚武以及莫特人的几名万骑长为首的将领强烈要求趁势掩杀罗卑人,彻底摧毁罗卑人征东部的武力根基,凌天放和卡马波夫也持支持态度,毕竟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而自己的增援主力十万人的轻骑兵已经到位,虽然训练还不够成熟,但在这种双方心理状态易位的情况下,发起攻击应该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选择,至少能够给予罗卑人一次沉重的教训,以弥补西北军在前期遭受的损失。

不过反而是无锋有些犹豫不定,他总觉得贝桑在被瓦德亚解职这件事情上表现太过中规中矩,虽然他也断定贝桑决不会造反叛乱,但就着样无声无息的被解职毫无表示,似乎也不大符合贝桑纵横战场几十年的英名。

无锋的不动声色让一干将领包括凌天放在内都有些大惑不解,罗卑人已经有了异动,大营中的军队已经出现混乱,很明显,新任的征东大将军未能控制住征东部大军,应该说现在正是突袭的好时机,只需给予强力一击,将其击跨,就足以挽回先前所承受的一切损失了。

但无锋还是迟迟不肯下达命令,只是命令各路斥候加紧在罗卑大营周围进行侦察,但让无锋失望的是,斥候们带回来的消息似乎与包括凌天放在内的将领们的看法一致,罗卑人真的已经军心溃散了,正在位究竟是先行后撤,还是继续在此与西北军进行决战争吵不休,也许严重缺乏威信的托波不能制止征东部内部因不同意见进行的争吵,而来自罗卑大营内的内线也没有获得多少有用的消息,只是说罗卑大军中的高级将官们意见发生了眼中分歧引发争论,具体什么情况,却又无法查知。

心急如焚的众将已经迫不及待的屡次要求无锋马上下达命令进行攻击,如此良机一旦错过,让罗卑人逃跑或者整肃了军心军纪,那西北军可真的成了冤大头了。

暗沉沉的天空似乎代表了此时无锋的心情,虽然从表面上来看西北军现在已经摆脱了劣势,而且眼下罗卑人内乱未息,军心未定,正是出击的好时机,可是自己为什么老是觉得这里边有问题呢?

“大人,您究竟担心什么呢?从我们获得的情报来看,一切都符合我们的推测判断,可是为什么你却不作出决定呢?罗卑人这种混乱情形不可能再持续多久,顶多明天或者后天,托波就能控制住局面,或撤或战,我们都将失去一次绝佳的机会啊。”站在无锋身后的凌天放声音低沉,他知道自己这位主帅肯定哟某方面的顾虑才会迟迟不作决定,可是军情似火,却是半点也耽搁不起。

“天放,你真认为罗卑人现在是最虚弱的时候么?”无锋负手望天,幽幽问道。

“那大人您认为这里边有什么古怪么?”凌天放心中一紧,皱眉反问道。

“太平静了,太正常了,所以我才会怀疑这中间有没有什么问题。贝桑真是这么好易与之辈,只怕征东部也不会如此兴盛。另外我觉得这托波也来得太快了一点,虽然从时间上来看,也没有太大问题,但他在巴罗纳城中就没有逗留半天?这一路行来一千多里地也没有半点耽搁?所以我有些担心这一切会不会是贝桑企图孤注一掷所表露出来的种种假象,目的就是要我们以为征东部的大军真的乱了,诱使我们发起攻击。”无锋有些捉摸不定的话语充满了不确定,大概连他自己也无从断定这究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还是一个硕大无比的圈套。

凌天放悚然一惊,若真像无锋所说,那这贝桑可谓是把自己一方的心理揣摩透彻了,利用假象迷惑自己,利用自己一方的求胜心理诱惑,一旦中计,只怕是自己一方在这一仗中就再无扳回的机会了。

“既是如此,那大人何不坐等观察,相信贝桑也熬不了多久,托波一到,自然真相大白,贝桑也不过是白白作秀而已。”凌天放接上话。

“可是,加入一切正如你们所言,托波已经接手了征东部大权,现在罗卑人军心未稳,正是攻击的最佳时机,失去了这个机会恐怕我们会追悔莫及的。”无锋回过头来苦笑着望着自己的首席参谋,“我们没有任何证据表明面前这一切究竟是不是贝桑作秀,所以我现在也是两难啊。”

就在无锋和凌天放都为此一筹莫展时,一封急函终于打破了僵局。

“果然不出所料,贝桑这个老狐狸果然够阴狠!”看完手中信函,无锋脸上压抑不住的兴奋之色,激动的在大帐内走来走去,“好,咱们就将计就计,让贝桑这头老狐狸聪明反被聪明误!”

看见一干将领面面相觑,不明白为何主帅会如此兴高采烈,这可是罕有的现象,众将都把疑惑的目光望无锋,无锋抖了抖手中的信函,放声大笑道:“嘿嘿,人算不如天算啊,托波一天前还被马贼阻截于距离这里八百里地之外的马头集,大伙儿想想,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点就通的诸将立时反应了过来,背上一层毛毛汗油然而起,好一个贝桑,居然出如此奇招,想利用时间差来制造一个假象迷惑己方,这背后肯定隐藏着绝大阴谋,若是草率出击,不知道会出现何等状况。

“大人,托波被阻于马头集这个消息可否准确?”还是凌天放老练,一惊的同时马上问道,如果确认无误,那既可以马上借势筹划对策了。

“应该没有问题,他们也是一个偶然机会遇上获得这个情报,觉得有些蹊跷才把这个消息传回来的。”无锋没有透露情报来源,他也没有想到苏婕的罗卑之行居然会因为在马头集的一次偶然相遇获得这样一份极其珍贵的情报,而苏婕对情报的天生敏感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看来自己派她去罗卑和赤狄一行还真没有选错人,而留在家里的秦霜影也敏锐的意识到了这份情报的重要性,才会以特快速度送来,刚好赶上了自己难以作出决断的时候。

“那大人,我们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好好谋划一番,让贝桑自以为得计,来一个将计就计。”此话一出,一干将领得兴奋起来,是啊,如此良机,岂能错过,也是该还以颜色的时候了。

关节疼痛的调理方法有哪些
张家口十佳癫痫病医院
小孩健脾怎么调理
济南白癜病医院
郑州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梅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保定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平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