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寂灭道帝 第三百三十七章 偷窥洗澡

2020-01-17 08:08: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寂灭道帝 第三百三十七章 偷窥洗澡

“就是就是,我们要是眼高手低,那她就是绣花枕头,除了长的好看点之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嘿嘿,这些都算了,听说她在洗澡的时候居然被人偷窥,现在人家到处宣扬,咋们李家的面子,都给她丢光了……”

场中的年轻一辈愤愤不平的议论着,原本就气氛不大对的屋内四人忽然间神色大变,李松年狂吼一声猛扑而出,一下便站在了那几名窃窃私语的家族弟子面前,咬牙切齿的道:“你刚刚在说什么?”

“你要是交代不清楚,就别怪我的掌中剑不认人!”

李若曦也是俏脸铁青的走了出来,寒光闪闪的宝剑在她的身体周围呼啸盘旋,杀气森森,很明显这两个家伙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未必就不会大开杀戒。

就连李栢年李雪年二人也是杀气腾腾,寒声道:“说,你们究竟从谁那里听说了些什么?”

也无怪乎他们这么紧张,李松年和李若曦倒也罢了,李栢年和李雪年乃是家族中的长老,虽然平日里没少给自己捞好处,但他们却是非常清楚,一个天才对于一个家族意味着什么,如果李若曦的名声臭了,对他们李家绝对是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难怪他们会如此愤懑。

那几名家族弟子见状吓的面如死灰,浑身抖如筛糠,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李家主,若曦姑娘别慌,此事的缘由,还由在下细细说来!”

贺甲奎心头嘿嘿一阵冷笑,然后说着走了出来,看着满院子的人道:“不过此事事关若曦姑娘的名节,我们进去说如何?”

“就在这里说,我李若曦行的端坐的直,难道还怕人污蔑不成?”李若曦银牙紧咬,双目几欲喷火。

家族中人都看着贺甲奎,听听这家伙想要说些什么东西,一边眼神怪异的看着李若曦,心说不会是这丫头在外面搞出什么桃色来了吧?以前也没听说过这方面的传言啊!

“是这样,不久前我们药星来了一位修士,此人当时狼狈不堪,我傀宗念在都是同道中人的份上,便收留了他!”

贺甲奎道:“此人自称寒暮,乃是化神之修,有次喝的酩酊大醉之后居然说他之所以搞的这么狼狈,全都怪若曦小姐……”

“哼,本姑娘从不认识一个叫寒暮的人,他就算是成为街边的乞丐,又和我有何干?”李若曦冷冷说道。

“当时我们也这么想,不过这小子也不知道是喝醉了口出狂言还是别的……”

贺甲奎眼见这些人李若曦父女一步步的钻进自己精心设置的圈套之中,心中得意非凡,暗道这一回,就算你们不想帮我傀宗,可为了查明此事的真相,你们也不得不前往我傀宗一趟了,到时候真打起来,不怕你们不帮忙!

听着贺甲奎绘声绘色的讲说这寒暮如何在客栈巧遇李若曦,然后偷窥她洗澡被发现,然后被李若曦的姘头千里追杀等等,简直比说书的还要精彩几分。

李家之人,修为比贺甲奎高的人多不胜数,但说讲故事,这家伙确实是个高手,当初秦明随口胡诌的几句话,被他这么添油加醋的一说,分明变成了美丽少女不堪家族束缚和情郎私奔,夜宿客栈洗澡被色狼偷窥,羞愤之下差情郎千里追杀……情节离奇而且充满了桃色意味,听的李家之人津津有味。

“一派胡言,我女儿这些年来一直在潜心修行,根本不可能和任何人私奔,更何况以若曦的身手,那寒暮不过是化神之修,他真要是偷窥了,你觉得他还能活着出去吗?”李松年只气的三尸神暴跳,哇哇怪叫不已。

“三弟,此事事关若曦的名节,咋们可不能掉以轻心!”

李栢年冷声道:“毕竟若曦在困兽大赛之上一时不慎败给那化神之修凌云的事情已经闹的满城风雨,这事要真传出去,就未必没有人相信——不过无论谁敢向若曦身上泼脏水,都是和我们整个李家作对,老夫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那个叫寒暮的,人呢?”李若曦问,声音冷若冰霜,很显然他已经动了杀心,恨不得将那信口雌黄的家伙几刀斩成碎片。

“此人倒也是条汉子,在药星遭受炼尸宗围攻之时,居然安排本宗门内的弟子趁乱逃跑,他自己却留下来吸引对手,到现在依旧不知所踪,想来要么死了,要是没死,他一定就会回我傀宗山门!”

贺甲奎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然后道:“这家伙的修为看上去虽然只有化神之修的修为,不过他既然敢独自面对炼尸宗之修十余人,想来绝对不是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简单!”

“其实我们傀宗上下,本想将这寒暮抓了,然后交给若曦姑娘发落,可我们隗宗现在不比当年,实在是没有把握……”贺甲奎羞愧满面,心中冷笑的道。

“混蛋!”

李松年气的浑身发抖,狂怒道:“好,我李松年就跟你们走一趟——这该死的混蛋别让我碰见,否则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不可!”

“爹,不可!”

“是啊三弟,你乃是我们李家的家主,万万不可!“

不光是李若曦,连李栢年也出言反对,然后道:“我觉得若曦说的不错,我们李家的确是平静的太久,年轻一代缺乏必要的江湖经验,这次我们李家毕竟不是去帮傀宗对付炼尸宗和昊日宗,而是从中说和,劝他们放弃争斗而已——依我之见,不如就由若曦带队,家主再挑选几个家族中的优秀弟子前往傀宗,以来可以查明若曦谣言的真相,而来也好锻炼一下家族弟子,三弟你看如何?”

李松年是李家的家主,他当然知道什么样的决定才是对李家最有利的,这么多年来,他都在容忍着自己的大哥和二哥占家族的便宜以中饱私囊,不是他顾及兄弟之情不敢找他们的麻烦,而是这二人虽然自私自利,但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立场还是足够鲜明,这才是他一直能够容忍他们的真正原因。

“爹,你放心吧,女儿一定会自己小心的!”

李若曦看到李松年犹豫的眼神,知道他是在为自己当心,于是道:“迟早有一天,我总要踏入这片星域,爹你也不可能永远在我的身边保护我——这次的女儿只是做和事佬,想来没有什么太大的危险,也正好历练一番,积累一些经验!”

“说的好!”

李栢年带头鼓掌道:“这才是我们李家后辈应有的豪气,你们这些不争气的东西,好好学着点,还有谁要想去的,赶紧报名!”

李家的年轻一辈早就像是笼中的困鸟,不知道多么渴望振翅高飞,现在有了这个机会,于是纷纷报名。

李若曦挑选了九名家族中的年轻之修,无一不是问鼎中后期之修,这些人,将会在老一辈隐退之后,撑起整个李家。

傀宗之人见终于讨到了援兵,一个个兴奋的浑身直颤,但看到李家虽然只是阴月宗治下的一个家族,但却随手就能挑出几十个问鼎之修,更别说家族中还有李松年这样的超神之修,以及李栢年,李若晗等融合之修,比起他们傀宗的实力,简直强大了何止千百倍?

所以,他们也不由的一阵阵感到羞愧,实在是差距太多了。

想到有人居然敢说偷看过自己洗澡,李若曦便难掩眼底的杀意,同时她也对这个叫寒暮的家伙产生了一点兴趣,因为这个寒暮和那叫凌云的家伙,实在是太像了,同样的像是忽然从地底冒出来的一般,同样的是化神之修的修为,而且,同样的猥琐!

“被我再次看到你,你就死定了!”她暗暗发誓道,也不知道说的是寒暮,又或者是凌云。

…………

表面上,虽然星域中最近除了一个叫凌云的化神之修居然在困兽大赛中击败天才美女李若曦夺魁这一条爆炸性的消息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但表面的平静之下,早已暗流涌动,所有人昊日宗的堂主龙晨,炼尸宗的界主罗煞,都已经将他们的目光瞄准了傀宗的山门,像是一头嗜血的猛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自己的猎物,随时都准备下口。

与此同时,秦明也在加紧进行他的计划,他要在傀宗覆灭的同时,带领归一宗占领傀宗的山门,同时要让归一宗堂堂正正的在这星域立足。

那么,他首先要过的,就是龙晨这关!

只是秦明很清楚,自己现在根本就没有和龙晨讨价还价的资格,那么他要做的,便是联接自己所有能够利用的资源!

当初在九曲星城他便听那小二说过,华宗之所以能够在傀宗的突然袭击之下起死回生,并将傀宗杀的丢盔卸甲,其中一个叫仇枫的星主功不可没!

傀宗能够在这星域肆无忌惮的袭击华宗只有两种情况,第一便是得到了炼尸宗的支持,第二便是得到了昊日宗堂主龙晨的默许。

从过后的情况来看,秦明相信傀宗这两个条件都占全了,而华宗能够最终翻盘,可以说简直是个奇迹。

能够在华宗四面楚歌的情况下出手相帮,秦明相信这仇枫要么跟龙晨有仇,要么就是一个真正的正直不阿的人。

不过秦明太了解人性的阴暗,他绝不信这个世上真正有那种不计个人得失,只在乎公理的人,所以他觉得仇枫和龙晨有矛盾的可能性极大。

北京德胜门口腔中医院预约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蚌埠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广州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石家庄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