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绝望母亲上街乞讨日食一餐省钱救患白血病女

2019-09-13 03:0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 绝望母亲上街乞讨日食一餐 省钱救患白血病女儿 08:23:10

  蒋程兰抱着5岁的静怡守在菜市场外乞讨,忍耐着怀疑的白眼。

  虽然饱受病痛折磨,但小静怡很开朗,她说,等病好了,要快点回幼儿园。

  本版图文新快报 殷航

  肝病父亲暴走120公里借救命钱,绝望母亲上街乞讨日食一餐

  5月8日早上6时,晨光熹微。只睡过4个小时的蒋程兰翻身下床,从一个用纸板做的简易衣柜里,找出一条印着黑白花纹的小裙子,轻轻放在女儿兰静怡枕边。丈夫兰玉还在沉睡,脸色蜡黄。他患肝病已有9个月,为了省下钱救女儿,从未去医院诊治过。

  蒋程兰一家租住在顺德市容桂镇绿榕直街21号一个不到8平方米的单间里,一台小电视、一张木板床、一张书桌和一张木沙发是他们的全部家当。泛黄的墙壁上,贴着一幅女儿高烧时画的画,右下角歪斜地写着8个字蒋程兰、兰玉、兰静怡。5岁的静怡对爸爸妈妈说,写上三人的名字,是希望永远不要和他们分开。

  去年12月,小静怡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如果不能获得有效治疗,她可能随时离开人世。

  7时整,让穿好裙子的女儿跟爸爸说再见后,蒋程兰便抱着折叠桌和“善款箱”步出城中村,目的地是离出租屋2公里远的上佳菜市场。自4月20日以来,母女俩日日在那乞讨。

  一家三口花50元过了龙年春节

  2001年,老家在桂林的蒋程兰离异后来到顺德“南漂”。两年后,在她工作的纸箱厂,蒋程兰认识了兰玉,很快携手步入婚姻殿堂。2006年,女儿静怡出生了。

  生下静怡前,蒋程兰和兰玉曾有过几个原本不难实现的梦想。他们希望,在顺德拼搏几年后,回蒋程兰老家盖一座石砖房子,不用再租房生活;如果有余钱,就在当地开个士多店以养家糊口;他们还想到孩子出世后,一定要让她努力念书,考上大学。

  但在5年后,孩子被查出白血病时,这些平凡的念想轰然垮塌。自女儿今年1月住进广州的医院后,光是化疗的花费已让他们不堪重负,而根治此病的骨髓移植手术,更是一笔他们从未想过的“天文数字”。

  疾病彻底摧毁了这个家庭,“像被龙卷风席卷过一样”。今年春节,将借来的2万元交入医院后,这个三口之家的口袋里,只剩下50元。

  “什么也不敢买,也不敢吃。”蒋程兰说,大年初一晚,为了让静怡吃顿年饭,她揣着那张50元人民币,在医院附近的餐馆外四处比价,最终买了一罐15元的乌鸡虫草汤给女儿尝鲜。她和兰玉则在超市花3块钱买了一把挂面,用开水泡了泡,再在医院的微波炉里煮了2分钟,加了些从顺德带来的酱油和花生油,算是解决了一餐。

  吃过年饭,一家三口围在病床前,打开了电视机。20时30分,广州春节烟火晚会如期而至,隔着玻璃窗户,静怡此生第一次看见了烟火表演,直到入睡时,她还激动地告诉父母,“太美了,太美了”。女儿熟睡后,蒋程兰和兰玉在夜里面面相觑,叹了一宿的气。

  拿命换来2000元救命钱却给偷走

  4月7日,做完两个化疗疗程的静怡,因父母无力筹措余下费用,被迫回家养病。出院还不到一星期,病情开始恶化,夜夜高烧的她只能躺在蒋程兰怀里,难受地呜咽。情急之下,早前因肝病丢失工作的兰玉,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去深圳寻求舅舅帮助,借点钱给女儿输血。

  “我要我们的女儿活着,只要有希望,就要试一试。”这个消瘦的男人说。

  4月12日,他瞒着妻子从顺德出发,忍着腹痛整整步行一天,暴走120公里至深圳,借钱为女救命。4月13日下午,近30小时没合眼的他赶回家中,将舅舅给的2000元现金交给蒋程兰,并嘱咐她立刻带静怡去广州输血。妻女走后,劳累过度的兰玉瘫倒在沙发上。

  背着高烧不止的静怡,蒋程兰坐上顺德到广州的动车,经过3次地铁换乘后,母女俩终于到达医院。在那之前,蒋程兰从未想过自己会被小偷盯上,更想不到小偷是何时拉开了她的包,窃走丈夫拿命换来的2000元钱。在缴费处时翻遍钱包终没找出一分钱后,蒋程兰跌坐在地嚎啕大哭起来:“女儿的救命钱没了。”

  “求求你们让孩子输点血吧,她都烧成那样了,再不治会死的!”哽咽说完这句话后,蒋程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然而,医院的规定并没为她的下跪而改变,抱着发抖的静怡走出医院后,身无分文的她们连乘坐交通工具的钱都没有。

  天色逐渐暗下来,蒋程兰望着眼前霓虹初上的城市,内心一片冰凉,眼泪吧嗒吧嗒地淌。后来,一位医生在街边花台处,找到抽泣中的母女,把100元塞到蒋程兰手中,让她带孩子回家。

  为让女儿入院化疗母女上街乞讨

  回顺德后,蒋程兰意识到,家里连开伙的钱都没了。一连几天,全家人的晚餐都靠路边摘来的野菜,就着往年剩下的霉米熬粥充饥。眼看丈夫和女儿若无其事地喝下发酸的米粥,蒋程兰心如刀割,走投无路之下,她决定上街乞讨。

  为避免静怡遭患有肝病的丈夫传染,蒋程兰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带女乞讨。从4月20日起,母女俩便手握求助信,踏上乞讨之路。刚开始,两人经常被市民怀疑是骗子,一连几天捐款都不超过10元。每当听见路人不屑甚至嘲讽的声音时,蒋程兰只委屈落泪,“我心里难受,不管你们如何看我,只要能救我女儿,我都要坚持。”乞讨半月来,蒋程兰共收到5316.5元捐款,每一笔钱她都记在心上。

  静怡很懂事,常常在乞讨时唱儿歌逗妈妈开心。唱累了,她便伏在蒋程兰身上,细声细气地说:“妈妈,你别不开心,等我病好了,一定用心念书。”蒋程兰记得,去年4月自己因病卧床,女儿便当起“小保姆”来,小小个子的她要站在小板凳上淘米,边开水龙头边哼歌。

  眼下,尽早筹到1万元让静怡入院化疗,是蒋程兰最大的心愿。她说,最近自己老是精神恍惚,只因不确定是否能为女儿筹到手术费。面对每天来往的人群,她无时无刻不在祈祷,盼大家能帮帮女儿,捐些救命钱。

  只有等到每晚10时乞讨归来后,这个三口之家才能真正吃上一顿饭。为了省钱,蒋程兰每天只给女儿和丈夫买5块钱的肉,或等价的鱼,自己则以青菜配米饭打发这一天中唯一的一顿饭。晚饭后,这个少言老实的妇人还要继续忙碌,“首先要为女儿洗澡,再给她擦消毒水,最后还要进行房间消毒……”

  通常,蒋程兰忙完一切睡觉时,已是凌晨两点。再过4小时,她又得起床,开始新一天的乞讨,继续为女儿的治疗费劳苦奔波。

  母亲节来临之际,请帮帮这个绝望的母亲

  每人捐百元救救小静怡

  为了让绝望中的母亲看见曙光,为了实现她想让女儿活着的梦想,在母亲节到来之际,“天天公益”栏目为蒋程兰发起“万人百元救静怡”行动,号召一万份爱心,每人捐出百元,就能拯救病危的孩子,也能拯救苦难的妈妈。

  捐款方式:中国农业银行越秀支行账号()账户名称:广州市慈善会(上银行转账请在账号前加44)注:捐款时请注明“新快报温暖268号静怡”咨询:

  本公益行动由广州市慈善会、中国移动广东公司广州分公司、新快报、中国移动客户共同发起 (来源:搜狐)

  发现本站文章存在问题,烦请30天内提供身份证明、版权证明、联系方式等发邮件至(发邮件时请把#换成@),管理员将及时下线处理。

小孩子经常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经常流鼻血
压力大容易得心脏病吗
分享到: